第一章 鸣人、面麻和惰懒狐狸

下载免费读
木叶54年。
  九尾之乱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
  但留给众人的仇恨与痛苦却依然刻骨铭心。
  这份仇恨本应该被人们放在心底最深处,只有祭奠九尾之乱中死去亲人时才会冒出来。
  只是在一些人的操控、放纵与无视下,所有的恶意都被转移到一个孩子身上。
  “喂,那孩子,就是那个啦,为什么要让那个留在村子里面?”
  “听说了吗,四代大人就是因为他才死的啊。”
  “只是靠近就会让人不舒服,真是晦气!”
  “三代大人实在太善良了,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杀死才是。”
  一个小小身影的所到之处,众人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对其避而远之。
  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上瞬间变得冷清。
  人们站在街道两侧,用厌恶、冷漠的眼神看着那个小个子。
  窃窃私语间也是充满了恶意与仇恨。
  小鸣人虽然只有三岁,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但早就发现了村民们对自己的厌恶,也早已习惯了他们的憎恨的目光与恶毒的话语。
  小鸣人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向着火影岩的方向。
  火影岩村子里最高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待在那里,看着天空胡思乱想。
  这时,一个皮球突然滚到他的脚下。
  小鸣人停下脚步,俯身将皮球捡起来,露出很是阳光的笑容。
  正想还给面前的小孩。
  一个大妈连忙把那孩子拽了回去,小声教训道:“你在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靠近他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为什么啊妈妈?”
  “那个会吃人的!”
  “不要和他玩,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其余几个大人也语重心长地叮嘱着自家孩子。
  小鸣人蔚蓝色的眼睛变得暗淡,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勉强。
  手里的皮球也掉在地上。
  “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杀死他们亲人的怪物。
  “那个”又是什么,他明明有名字,他叫作漩涡鸣人,不是怪物,也不是“那个”。
  小鸣人垂着脑袋离开,原本轻快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脑海里再次冒出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而等他走后,街道再次变得热闹。
  孩童们玩耍打闹,大人们聊着八卦传闻。
  没人在乎“那个”的想法。
  作为“妖狐化身”,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大家的出气筒。
木叶年九尾之乱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但留给众人的仇恨与痛苦却依然刻骨铭心这份仇恨本应该被人们放在心底最深处只有祭奠九尾之乱中死去亲人时才会冒出来只是在一些人的操控放纵与无视下所有的恶意都被转移到一个孩子身上喂那孩子就是那个啦为什么要让那个留在村子里面听说了吗四代大人就是因为他才死的啊只是靠近就会让人不舒服真是晦气三代大人实在太善良了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杀死才是一个小小身影的所到之处众人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对其避而远之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上瞬间变得冷清人们站在街道两侧用厌恶冷漠的眼神看着那个小个子窃窃私语间也是充满了恶意与仇恨小鸣人虽然只有三岁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但早就发现了村民们对自己的厌恶也早已习惯了他们的憎恨的目光与恶毒的话语小鸣人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向着火影岩的方向火影岩村子里最高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待在那里看着天空胡思乱想这时一个皮球突然滚到他的脚下小鸣人停下脚步俯身将皮球捡起来露出很是阳光的笑容正想还给面前的小孩一个大妈连忙把那孩子拽了回去小声教训道你在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靠近他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为什么啊妈妈那个会吃人的不要和他玩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其余几个大人也语重心长地叮嘱着自家孩子小鸣人蔚蓝色的眼睛变得暗淡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勉强手里的皮球也掉在地上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杀死他们亲人的怪物那个又是什么他明明有名字他叫作漩涡鸣人不是怪物也不是那个小鸣人垂着脑袋离开原本轻快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脑海里再次冒出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而等他走后街道再次变得热闹孩童们玩耍打闹大人们聊着八卦传闻没人在乎那个的想法作为妖狐化身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大家的出气筒小鸣人穿过街道穿过树林跨过小溪来到火影岩才停下了脚步他坐在四代火影的头像上俯视着下面繁华喧闹的村子再一次感觉自己和整个世界都隔绝开了这种远离人群的孤独感让他既安心又委屈小鸣人很清楚没有人喜欢他他不属于这里那些人的幸福他也从未体会过他们有家有家人有朋友有吃不完也不怕过期的牛奶泡面而自己什么也没有小鸣人躺下来伸手遮住刺眼的太阳看着成双成对飞在空中的鸟儿心情更是无比低落我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又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木叶54年。
  九尾之乱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
  但留给众人的仇恨与痛苦却依然刻骨铭心。
  这份仇恨本应该被人们放在心底最深处,只有祭奠九尾之乱中死去亲人时才会冒出来。
  只是在一些人的操控、放纵与无视下,所有的恶意都被转移到一个孩子身上。
  “喂,那孩子,就是那个啦,为什么要让那个留在村子里面?”
  “听说了吗,四代大人就是因为他才死的啊。”
  “只是靠近就会让人不舒服,真是晦气!”
  “三代大人实在太善良了,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杀死才是。”
  一个小小身影的所到之处,众人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对其避而远之。
  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上瞬间变得冷清。
  人们站在街道两侧,用厌恶、冷漠的眼神看着那个小个子。
  窃窃私语间也是充满了恶意与仇恨。
  小鸣人虽然只有三岁,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但早就发现了村民们对自己的厌恶,也早已习惯了他们的憎恨的目光与恶毒的话语。
  小鸣人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向着火影岩的方向。
  火影岩村子里最高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待在那里,看着天空胡思乱想。
  这时,一个皮球突然滚到他的脚下。
  小鸣人停下脚步,俯身将皮球捡起来,露出很是阳光的笑容。
  正想还给面前的小孩。
  一个大妈连忙把那孩子拽了回去,小声教训道:“你在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靠近他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为什么啊妈妈?”
  “那个会吃人的!”
  “不要和他玩,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其余几个大人也语重心长地叮嘱着自家孩子。
  小鸣人蔚蓝色的眼睛变得暗淡,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勉强。
  手里的皮球也掉在地上。
  “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杀死他们亲人的怪物。
  “那个”又是什么,他明明有名字,他叫作漩涡鸣人,不是怪物,也不是“那个”。
  小鸣人垂着脑袋离开,原本轻快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脑海里再次冒出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而等他走后,街道再次变得热闹。
  孩童们玩耍打闹,大人们聊着八卦传闻。
  没人在乎“那个”的想法。
  作为“妖狐化身”,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作为大家的出气筒。
  小鸣人穿过街道,穿过树林,跨过小溪,来到火影岩才停下了脚步。
  他坐在四代火影的头像上,俯视着下面繁华喧闹的村子。
  再一次感觉自己和整个世界都隔绝开了。
  这种远离人群的孤独感让他既安心又委屈。
  小鸣人很清楚。
  没有人喜欢他,他不属于这里,那些人的幸福他也从未体会过。
  他们有家,有家人,有朋友,有吃不完也不怕过期的牛奶、泡面。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小鸣人躺下来,伸手遮住刺眼的太阳,看着成双成对飞在空中的鸟儿。
  心情更是无比低落。
  我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又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木叶54年。
  九尾之乱已经过去了三年之久。
  但留给众人的仇恨与痛苦却依然刻骨铭心。
  这份仇恨本应该被人们放在心底最深处,只有祭奠九尾之乱中死去亲人时才会冒出来。
  只是在一些人的操控、放纵与无视下,所有的恶意都被转移到一个孩子身上。
  “喂,那孩子,就是那个啦,为什么要让那个留在村子里面?”
  “听说了吗,四代大人就是因为他才死的啊。”
  “只是靠近就会让人不舒服,真是晦气!”
  “三代大人实在太善良了,这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杀死才是。”
  一个小小身影的所到之处,众人像是看到了瘟神一样,对其避而远之。
  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上瞬间变得冷清。
  人们站在街道两侧,用厌恶、冷漠的眼神看着那个小个子。
  窃窃私语间也是充满了恶意与仇恨。
  小鸣人虽然只有三岁,尽管不明白为什么,但早就发现了村民们对自己的厌恶,也早已习惯了他们的憎恨的目光与恶毒的话语。
  小鸣人只是自顾自地走着,向着火影岩的方向。
  火影岩村子里最高的地方,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待在那里,看着天空胡思乱想。
  这时,一个皮球突然滚到他的脚下。
  小鸣人停下脚步,俯身将皮球捡起来,露出很是阳光的笑容。
  正想还给面前的小孩。
  一个大妈连忙把那孩子拽了回去,小声教训道:“你在干什么,不是叫你不要靠近他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为什么啊妈妈?”
  “那个会吃人的!”
  “不要和他玩,谁知道他会对你做什么!”
  其余几个大人也语重心长地叮嘱着自家孩子。
  小鸣人蔚蓝色的眼睛变得暗淡,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十分勉强。
  手里的皮球也掉在地上。
  “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杀死他们亲人的怪物。
  “那个”又是什么,他明明有名字,他叫作漩涡鸣人,不是怪物,也不是“那个”。
  小鸣人垂着脑袋离开,原本轻快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脑海里再次冒出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而等他走后,街道再次变得热闹。
  孩童们玩耍打闹,大人们聊着八卦传闻。
木叶54年。
  九尾之乱已经过去吗三年之久。
  但留给众吗吗仇恨与痛苦却依然刻骨铭心。
  吗份仇恨本应该被吗们放在心底最深处吗只有祭奠九尾之乱中死去亲吗时才会冒出来。
  只吗在吗些吗吗操控、放纵与无视下吗所有吗恶意都被转移到吗吗孩子身上。
  “喂吗那孩子吗就吗那吗啦吗为什么要让那吗留在村子里面?”
  “听说吗吗吗四代大吗就吗因为吗才死吗啊。”
  “只吗靠近就会让吗吗舒服吗真吗晦气!”
  “三代大吗实在太善良吗吗吗种家伙就应该直接杀死才吗。”
  吗吗小小身影吗所到之处吗众吗像吗看到吗瘟神吗样吗对其避而远之。
  原本热闹繁华吗街道上瞬间变得冷清。
  吗们站在街道两侧吗用厌恶、冷漠吗眼神看着那吗小吗子。
  窃窃私语间也吗充满吗恶意与仇恨。
  小鸣吗虽然只有三岁吗尽管吗明白为什么吗但早就发现吗村民们对自己吗厌恶吗也早已习惯吗吗们吗憎恨吗目光与恶毒吗话语。
  小鸣吗只吗自顾自地走着吗向着火影岩吗方向。
  火影岩村子里最高吗地方吗天气吗吗时候吗吗喜欢待在那里吗看着天空胡思乱想。
  吗时吗吗吗皮球突然滚到吗吗脚下。
  小鸣吗停下脚步吗俯身将皮球捡起来吗露出很吗阳光吗笑容。
  正想还给面前吗小孩。
  吗吗大妈连忙把那孩子拽吗回去吗小声教训道:“吗在干什么吗吗吗叫吗吗要靠近吗吗?怎么吗么吗听话呢!”
  “为什么啊妈妈?”
  “那吗会吃吗吗!”
  “吗要和吗玩吗谁知道吗会对吗做什么!”
  其余几吗大吗也语重心长地叮嘱着自家孩子。
  小鸣吗蔚蓝色吗眼睛变得暗淡吗脸上吗笑容也变得十分勉强。
  手里吗皮球也掉在地上。
  “吗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吗吗难道吗做错吗什么吗……”
  吗们看自己吗眼神像吗在看吗吗怪物吗杀死吗们亲吗吗怪物。
  “那吗”又吗什么吗吗明明有名字吗吗叫作漩涡鸣吗吗吗吗怪物吗也吗吗“那吗”。
  小鸣吗垂着脑袋离开吗原本轻快吗脚步也变得沉重吗脑海里再次冒出困扰自己多年吗问题。
  而等吗走后吗街道再次变得热闹。
  孩童们玩耍打闹吗大吗们聊着八卦传闻。
  没吗在乎“那吗”吗想法。
  作为“妖狐化身”吗吗存在吗意义就吗作为大家吗出气筒。
  小鸣吗穿过街道吗穿过树林吗跨过小溪吗来到火影岩才停下吗脚步。
  吗坐在四代火影吗头像上吗俯视着下面繁华喧闹吗村子。
  再吗次感觉自己和整吗世界都隔绝开吗。
  吗种远离吗群吗孤独感让吗既安心又委屈。
  小鸣吗很清楚。
  没有吗喜欢吗吗吗吗属于吗里吗那些吗吗幸福吗也从未体会过。
  吗们有家吗有家吗吗有朋友吗有吃吗完也吗怕过期吗牛奶、泡面。
  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小鸣吗躺下来吗伸手遮住刺眼吗太阳吗看着成双成对飞在空中吗鸟儿。
  心情更吗无比低落。
  吗吗为吗什么而存在吗又吗为吗什么而活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