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面麻:不可以叫出声哦

下载免费读
日向族地,大长老的府邸。
  日向日差脚步平稳地走进院落,迎面就碰到了紧皱眉头的日向日足。
  日足先是一愣,表情冷淡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面对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想当初他们也和其他亲兄弟一样兄友弟恭。
  但自从日差被种下[笼中鸟]咒印,自从日差因为冒失而被宗家长老用[笼中鸟]惩罚,躺在地上痛得不断打滚惨叫。
  “现在除了血缘上的亲情,日差现在对我也只剩下憎恨了吧。”
  日足回想起前些天,他这位亲弟弟对侄女雏田的杀意,心中更加苦闷。
  他是日向一族的族长,但这日向一族却绝非他一人做主。
  相反,他还需要起到表率作用,摒弃一切无用的情感,将家族利益放在最高处。
  这导致他们兄弟二人在不同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我有事情要找宗家的几位长老商议。”
  不过面对兄长的冷淡,日差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仔细看去,还能发现几分释然与决意。
  见他如此怪异的表情,日足眉头皱得更紧了,旋即轻哼道:“随便你,但是记住你身为分家的使命。”
  语气很差劲,听起来就像是威胁和命令。
  日差当然明白这位兄长的意思。
  是在警告他,不要将对宗家的怨念宣泄在不懂世事的雏田身上,更不要在宗家长老面前表露自己的不满和怨恨。
  但日差脸上笑容不变,点了点头答道:“抱歉,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明目张胆地对宗家继承人露出杀气,如果我不是他的弟弟,如果换一个长老过来,我可能已经被咒杀了吧。
  以前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但现在冷静下来……
  “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兄长大人。”
  可惜,停滞不前、保守自闭并不能改变日向,相反只会让日向走向毁灭。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日差愣了愣,然后突然哼唱起歌谣:
  “竹笼,竹笼眼~笼子里的小鸟哟~什么时候能出来?”
  “黎明的夜晚~鹤与龟滑倒了~背后的那个是谁呢?”
  那个面具人说的没错,这就是我的死期。
  而我的死亡,将点燃分家心中那团向往自由的火焰。
  “……什么?”
  没有在意日足惊愕的表情,日差哼唱着歌谣,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日足回过神来,转身看着那逐渐被阴影吞噬的背影,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日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
  忍界五大国,分别是火之国、风之国、水之国、雷之国、土之国。
  这五个庞然大物的国界并没有直接接壤,之间还夹杂着诸多小国。
  每一次忍界大战,损失最惨重的也并不是挑起战争的五大国,而是夹在中间的小国。
  没有哪个大国会在乎他们的感受,他们之所以没有被吞并,就是作为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必要时也可以作为大国间角力的战场。
  而火之国和雷之国之间也夹杂着汤之国、月之国、田之国几个小国,并且只有一段陆地走廊可以走通两国。
  从初代到二代,过去几次忍界大战,远交近攻的外交策略是两国共同的选择,火雷两国是比较不错的盟友。
  不过自从金银角兄弟杀死二代雷影和二代火影后,两个国家也有了仇恨,并且随着雷之国军事实力的日益膨胀,他们的狼子野心也逐渐开始膨胀。
日向族地大长老的府邸日向日差脚步平稳地走进院落迎面就碰到了紧皱眉头的日向日足日足先是一愣表情冷淡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他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在面对自己的双胞胎弟弟想当初他们也和其他亲兄弟一样兄友弟恭但自从日差被种下笼中鸟咒印自从日差因为冒失而被宗家长老用笼中鸟惩罚躺在地上痛得不断打滚惨叫现在除了血缘上的亲情日差现在对我也只剩下憎恨了吧日足回想起前些天他这位亲弟弟对侄女雏田的杀意心中更加苦闷他是日向一族的族长但这日向一族却绝非他一人做主相反他还需要起到表率作用摒弃一切无用的情感将家族利益放在最高处这导致他们兄弟二人在不同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我有事情要找宗家的几位长老商议不过面对兄长的冷淡日差脸上却是带着笑意仔细看去还能发现几分释然与决意见他如此怪异的表情日足眉头皱得更紧了旋即轻哼道随便你但是记住你身为分家的使命语气很差劲听起来就像是威胁和命令日差当然明白这位兄长的意思是在警告他不要将对宗家的怨念宣泄在不懂世事的雏田身上更不要在宗家长老面前表露自己的不满和怨恨但日差脸上笑容不变点了点头答道抱歉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明目张胆地对宗家继承人露出杀气如果我不是他的弟弟如果换一个长老过来我可能已经被咒杀了吧以前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但现在冷静下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呢兄长大人可惜停滞不前保守自闭并不能改变日向相反只会让日向走向毁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日差愣了愣然后突然哼唱起歌谣竹笼竹笼眼笼子里的小鸟哟什么时候能出来黎明的夜晚鹤与龟滑倒了背后的那个是谁呢那个面具人说的没错这就是我的死期而我的死亡将点燃分家心中那团向往自由的火焰什么没有在意日足惊愕的表情日差哼唱着歌谣直接从他身旁走过日足回过神来转身看着那逐渐被阴影吞噬的背影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日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忍界五大国分别是火之国风之国水之国雷之国土之国这五个庞然大物的国界并没有直接接壤之间还夹杂着诸多小国每一次忍界大战损失最惨重的也并不是挑起战争的五大国而是夹在中间的小国没有哪个大国会在乎他们的感受他们之所以没有被吞并就是作为大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必要时也可以作为大国间角力的战场而火之国和雷之国之间也夹杂着汤之国月之国田之国几个小国并且只有一段陆地走廊可以走通两国从初代到二代过去几次忍界大战远交近攻的外交策略是两国共同的选择火雷两国是比较不错的盟友不过自从金银角兄弟杀死二代雷影和二代火影后两个国家也有了仇恨并且随着雷之国军事实力的日益膨胀他们的狼子野心也逐渐开始膨胀日向族地大长老府邸。
  日向日差脚步平稳地走进院落迎面就碰到紧皱眉头日向日足。
  日足先愣表情冷淡问道:“来里做什么?”
  语气完全像在面对自己双胞胎弟弟。
  想当初们也和其亲兄弟样兄友弟恭。
  但自从日差被种下[笼中鸟]咒印自从日差因为冒失而被宗家长老用[笼中鸟]惩罚躺在地上痛得断打滚惨叫。
  “现在除血缘上亲情日差现在对也只剩下憎恨。”
  日足回想起前些天位亲弟弟对侄女雏田杀意心中更加苦闷。
  日向族族长但日向族却绝非做主。
  相反还需要起到表率作用摒弃切无用情感将家族利益放在最高处。
  导致们兄弟二在同道路上渐行渐远。
  “有事情要找宗家几位长老商议。”
  过面对兄长冷淡日差脸上却带着笑意。
  仔细看去还能发现几分释然与决意。
  见如此怪异表情日足眉头皱得更紧旋即轻哼道:“随便但记住身为分家使命。”
  语气很差劲听起来就像威胁和命令。
  日差当然明白位兄长意思。
  在警告要将对宗家怨念宣泄在懂世事雏田身上更要在宗家长老面前表露自己满和怨恨。
  但日差脸上笑容变点点头答道:“抱歉以后会再发生种事情。”
  明目张胆地对宗家继承露出杀气如果弟弟如果换长老过来可能已经被咒杀。
  以前被仇恨蒙蔽双眼但现在冷静下来……
  “还如既往温柔呢兄长大。”
  可惜停滞前、保守自闭并能改变日向相反只会让日向走向毁灭。
  知道想到什么日差愣愣然后突然哼唱起歌谣:
  “竹笼竹笼眼~笼子里小鸟哟~什么时候能出来?”
  “黎明夜晚~鹤与龟滑倒~背后那谁呢?”
  那面具说没错就死期。
  而死亡将点燃分家心中那团向往自由火焰。
  “……什么?”
  没有在意日足惊愕表情日差哼唱着歌谣直接从身旁走过。
  日足回过神来转身看着那逐渐被阴影吞噬背影心中突然升起股祥预感。
  “日差到底想要做什么……”
  …………
  忍界五大国分别火之国、风之国、水之国、雷之国、土之国。
  五庞然大物国界并没有直接接壤之间还夹杂着诸多小国。
  每次忍界大战损失最惨重也并挑起战争五大国而夹在中间小国。
  没有哪大国会在乎们感受们之所以没有被吞并就作为大国之间缓冲地带必要时也可以作为大国间角力战场。
  而火之国和雷之国之间也夹杂着汤之国、月之国、田之国几小国并且只有段陆地走廊可以走通两国。
  从初代到二代过去几次忍界大战远交近攻外交策略两国共同选择火雷两国比较错盟友。
  过自从金银角兄弟杀死二代雷影和二代火影后两国家也有仇恨并且随着雷之国军事实力日益膨胀们狼子野心也逐渐开始膨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