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下载免费读
第二十章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那武某这病可还能救?”
  
  武烈小心问道,生怕从徐迁口中蹦出“治不了,等死吧,告辞”。
  
  徐迁道:“容许某为武大侠查看一番,等下许某若有冒犯,还请武大侠见谅。”
  
  武烈道:“先生为武某看诊,武某感激还来不及,岂敢见怪?先生尽管施为,武某定当配合。”
  
  “武大侠,得罪了!”
  
  武烈本以为徐迁说的查看只是给他把把脉、望闻问切,没成想除这些外,徐迁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而还敲敲打打,除某些隐私部位,全身上下皆被摸了个遍。
  
  查看完,徐迁一语不发,只立在原地皱眉凝思。
  
  这让武烈无比不安。
  
  俗言道“不怕大夫笑嘻嘻,就怕大夫眉眼低”,现在都已经不是眉眼低了,而是徐迁那表情就差把“武烈,你病得很重”一行字直接打在脸上。
  
第二十章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那武某这病可还能救武烈小心问道生怕从徐迁口中蹦出治不了等死吧告辞徐迁道容许某为武大侠查看一番等下许某若有冒犯还请武大侠见谅武烈道先生为武某看诊武某感激还来不及岂敢见怪先生尽管施为武某定当配合武大侠得罪了武烈本以为徐迁说的查看只是给他把把脉望闻问切没成想除这些外徐迁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而还敲敲打打除某些隐私部位全身上下皆被摸了个遍查看完徐迁一语不发只立在原地皱眉凝思这让武烈无比不安俗言道不怕大夫笑嘻嘻就怕大夫眉眼低现在都已经不是眉眼低了而是徐迁那表情就差把武烈你病得很重一行字直接打在脸上过了好久也不见徐迁说话武烈终于受不了这种审判式的煎熬开口道许先生武某这病究竟呃徐迁似乎刚回过神认真道武大侠你这病已入骨髓但并非不能医治只是想要治好很难武大侠要有心理准备听到前半句武烈心一突等后半句落下心才稍安难治代表还有得治总比没得治没救了好武烈点了点头一脸严肃还请先生救我徐迁道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许某自当尽力小若取笔墨来在院中吃瓜的周芷若听到师父吩咐忙走进屋内拿出一副笔墨徐迁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张方子墨迹未干便递给了武烈武大侠照此方抓药先吃七日每日早中晚各服一次武烈接过药方扫了一眼向徐迁谢道多谢先生武大侠太过客气徐迁摇了摇头稍即脸色一正又道许某得提醒武大侠一声大侠体内之疾甚为顽固仅凭这副药方难以根除需徐徐图之不可急躁且在治疗的不同阶段病情会发生变化方子自然也得随之而变许某建议武大侠每日在服药后最好让许某查看一番武烈听了徐迁的话觉得有理点头应道武某省得定会依先生所言徐迁开的药方对武烈的病情毛用没有因为武烈身上的病本就是他搞出来的要真给治好了他还怎么名正言顺地研究观察武烈待武烈离开后周芷若一脸崇拜地望着徐迁她这师父真厉害说人家有病那就有病没病也得有反正她没看出徐迁是怎么把武烈搞病的还把症状搞得跟之前说的一模一样周芷若凑过来小声问道师父你是怎么把他嘘徐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手挼了挼周芷若的头笑眯眯道小若啊你要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力量不够强那是知识还不够武烈病了作为世交兼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朱长龄当然要来探望可在探望不久后朱长龄也病了且病得十分严重连续找了十几位大夫都没能治好最后求到徐迁这里第二十章算装摊牌
  
  “那武某病可还能救?”
  
  武烈小心问道生怕从徐迁口中蹦出“治等死告辞”。
  
  徐迁道:“容许某为武大侠查看番等下许某若有冒犯还请武大侠见谅。”
  
  武烈道:“先生为武某看诊武某感激还来及岂敢见怪?先生尽管施为武某定当配合。”
  
  “武大侠得罪!”
  
  武烈本以为徐迁说查看只给把把脉、望闻问切没成想除些外徐迁还在身上摸来摸去时而还敲敲打打除某些隐私部位全身上下皆被摸遍。
  
  查看完徐迁语发只立在原地皱眉凝思。
  
  让武烈无比安。
  
  俗言道“怕大夫笑嘻嘻就怕大夫眉眼低”现在都已经眉眼低而徐迁那表情就差把“武烈病得很重”行字直接打在脸上。
  
  过久也见徐迁说话武烈终于受种审判式煎熬开口道:“许先生武某病究竟……”
  
  “呃~”
  
  徐迁似乎刚回过神认真道:“武大侠病已入骨髓但并非能医治只想要治很难武大侠要有心理准备。”
  
  听到前半句武烈心突等后半句落下心才稍安难治代表还有得治总比没得治没救。
  
  武烈点点头脸严肃:“还请先生救!”
  
  徐迁道:“治病救乃医者本分许某自当尽力。小若取笔墨来!”
  
  在院中吃瓜周芷若听到师父吩咐忙走进屋内拿出副笔墨。
  
  徐迁提笔在纸上写下张方子墨迹未干便递给武烈。
  
  “武大侠照此方抓药先吃七日每日早中晚各服次。”
  
  武烈接过药方扫眼向徐迁谢道:“多谢先生!”
  
  “武大侠太过客气!”
  
  徐迁摇摇头稍即脸色正又道:“许某得提醒武大侠声大侠体内之疾甚为顽固仅凭副药方难以根除需徐徐图之可急躁。且在治疗同阶段病情会发生变化方子自然也得随之而变许某建议武大侠每日在服药后最让许某查看番。”
  
  武烈听徐迁话觉得有理点头应道:“武某省得定会依先生所言!”
  
  徐迁开药方对武烈病情毛用没有因为武烈身上病本就搞出来要真给治还怎么名正言顺地研究观察武烈?
  
  待武烈离开后周芷若脸崇拜地望着徐迁。
  
  她师父真厉害说家有病那就有病没病也得有反正她没看出徐迁怎么把武烈搞病还把症状搞得跟之前说模样。
  
  周芷若凑过来小声问道:“师父怎么把……”
  
  “嘘!”
  
  徐迁做噤声手势随手挼挼周芷若头笑眯眯道:“小若啊要记住’知识就力量’力量够强那知识还够!”
  
  武烈病作为世交兼起长大兄弟朱长龄当然要来探望。
  
  可在探望久后朱长龄也病且病得十分严重连续找十几位大夫都没能治最后求到徐迁里。
  
第二十章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那武某这病可还能救?”
  
  武烈小心问道,生怕从徐迁口中蹦出“治不了,等死吧,告辞”。
  
  徐迁道:“容许某为武大侠查看一番,等下许某若有冒犯,还请武大侠见谅。”
  
  武烈道:“先生为武某看诊,武某感激还来不及,岂敢见怪?先生尽管施为,武某定当配合。”
  
  “武大侠,得罪了!”
  
  武烈本以为徐迁说的查看只是给他把把脉、望闻问切,没成想除这些外,徐迁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而还敲敲打打,除某些隐私部位,全身上下皆被摸了个遍。
第二十章算了,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那武某这病可还能救?”
  
  武烈小心问道,生怕从徐迁口中蹦出“治不了,等死吧,告辞”。
  
  徐迁道:“容许某为武大侠查看一番,等下许某若有冒犯,还请武大侠见谅。”
  
  武烈道:“先生为武某看诊,武某感激还来不及,岂敢见怪?先生尽管施为,武某定当配合。”
  
  “武大侠,得罪了!”
  
  武烈本以为徐迁说的查看只是给他把把脉、望闻问切,没成想除这些外,徐迁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时而还敲敲打打,除某些隐私部位,全身上下皆被摸了个遍。
  
  查看完,徐迁一语不发,只立在原地皱眉凝思。
  
  这让武烈无比不安。
  
  俗言道“不怕大夫笑嘻嘻,就怕大夫眉眼低”,现在都已经不是眉眼低了,而是徐迁那表情就差把“武烈,你病得很重”一行字直接打在脸上。
  
  过了好久也不见徐迁说话,武烈终于受不了这种审判式的煎熬,开口道:“许先生,武某这病究竟……”
  
  “呃~”
  
  徐迁似乎刚回过神,认真道:“武大侠,你这病已入骨髓,但并非不能医治,只是想要治好,很难,武大侠要有心理准备。”
  
  听到前半句,武烈心一突,等后半句落下,心才稍安,难治代表还有得治,总比没得治没救了好。
  
  武烈点了点头,一脸严肃:“还请先生救我!”
  
  徐迁道:“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许某自当尽力。小若,取笔墨来!”
  
  在院中吃瓜的周芷若,听到师父吩咐,忙走进屋内拿出一副笔墨。
  
  徐迁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张方子,墨迹未干便递给了武烈。
  
  “武大侠照此方抓药,先吃七日,每日早中晚各服一次。”
  
  武烈接过药方扫了一眼,向徐迁谢道:“多谢先生!”
  
  “武大侠太过客气!”
  
  徐迁摇了摇头,稍即脸色一正,又道:“许某得提醒武大侠一声,大侠体内之疾甚为顽固,仅凭这副药方难以根除,需徐徐图之,不可急躁。且在治疗的不同阶段,病情会发生变化,方子自然也得随之而变,许某建议武大侠每日在服药后,最好让许某查看一番。”
  
  武烈听了徐迁的话,觉得有理,点头应道:“武某省得,定会依先生所言!”
  
  徐迁开的药方,对武烈的病情毛用没有,因为武烈身上的病本就是他搞出来的,要真给治好了,他还怎么名正言顺地研究观察武烈?
  
  待武烈离开后,周芷若一脸崇拜地望着徐迁。
  
  她这师父真厉害,说人家有病那就有病,没病也得有,反正她没看出徐迁是怎么把武烈搞病的,还把症状搞得跟之前说的一模一样。
  
  周芷若凑过来小声问道:“师父,你是怎么把他……”
  
  “嘘!”
  
  徐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手挼了挼周芷若的头,笑眯眯道:“小若啊,你要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力量不够强,那是知识还不够!”
  
  武烈病了,作为世交兼一起长大的好兄弟,朱长龄当然要来探望。
  
  可在探望不久后,朱长龄也病了,且病得十分严重,连续找了十几位大夫都没能治好,最后求到徐迁这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