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试炼任务

下载免费读
“我叫陆隐,别叫错了”陆隐道。
  “这是你地球上的名字?”格兰妮问道。
  陆隐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格兰妮,“登入宇宙网络,把金陵改为蓝色”。
  格兰妮冷笑,没理会。
  陆隐叹口气,“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用刑,但这里是刑营,你懂得,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屈服”。
  格兰妮愤怒,“这些土著会付出代价的”。
  “在这之前,你会付出更恐怖的代价”陆隐寒声盯着格兰妮。
  格兰妮与陆隐对视,最终还是屈服,说到底她只是学生,面对地球人可以高傲,冷酷,甚至残忍,但那是来自身份的差异,一旦抹去这种差异,她与普通学生无异。
我叫陆隐别叫错了陆隐道这是你地球上的名字格兰妮问道陆隐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格兰妮登入宇宙网络把金陵改为蓝色格兰妮冷笑没理会陆隐叹口气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用刑但这里是刑营你懂得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屈服格兰妮愤怒这些土著会付出代价的在这之前你会付出更恐怖的代价陆隐寒声盯着格兰妮格兰妮与陆隐对视最终还是屈服说到底她只是学生面对地球人可以高傲冷酷甚至残忍但那是来自身份的差异一旦抹去这种差异她与普通学生无异格兰妮当着陆隐的面把宇宙网络中地球地图上金陵改为了蓝色陆隐看去地球已经有一部分变为了蓝色也就意味着那些地方完全被这些学生掌控当然也不是全部如此或许其中也有学生被控制被迫改为蓝色的情况但这种情况应该不多华夏部分区域变为蓝色欧洲美洲包括非洲都有区域变为蓝色其中最让陆隐关心的是湖北那里居然也变为了蓝色陆隐沉思刘少歌屈服了吗还是被杀我问你降临的学生中有哪些强者陆隐盯着格兰妮问道格兰妮摇头我不知道星球进化试炼是大宇帝国开展来自各大院校我只知道帝国第一军事学院的情况特雷斯应该算是很强的其余人我真不知道陆隐没有逼问说到底真正的考验在两个多月后第一批学生他都有信心应对如今所有人都在忙碌陆隐亲自走出金陵斩杀由个人终端探测到的天级变异兽直到五天后忙碌才告一段落陆隐召开会议所有万夫长都参加包括刚刚从前线聚集地赶回来的罗芸此次回来徐三对陆隐是彻底服气了才加入刑营没多久就代替刑圣地位他觉得未来前途一片光明而陆隐看徐三也越发赞赏徐三因为得到他的支持已经跨入地级也就是望境只要达到探境他就很值钱了因为陆隐的赞赏徐三充满了干劲暗暗下决心必须尽快变强他越有干劲陆隐就越赞赏一切朝着美好的未来发展会议上没有人对陆隐不服气敢插手天级战场本身就说明问题更何况如今陆隐已经坦白他达到了天级天级那是刑圣的实力更不是万夫长敢挑衅的至于投靠格兰妮的那两个万夫长陆隐剥夺了他们的职务将他们贬入军中戴罪立功如今最重要的是放弃前线全力扩充金陵聚集地陆隐看着剩余八位万夫长说道有人迟疑打通前往京城的通道是刑圣制定的基本策略如果放弃不太好吧眼镜女秦宣看着陆隐沉声道我同意以目前金陵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连通其它地域安内才能对外紧接着冯宏等人也都同意陆隐起身就这么决定刑营所有士兵全部召回向西扩展一步步收复失地说完陆隐便离开临走前淡淡道给我找太阳系星空图越详细越好会议上其他人互相对视没有说话秦宣看着陆隐离开的背影目光沉思她感觉这个人比刑圣还要霸道而且似乎对金陵有染指的欲望刑圣只是让他暂代管理此人却推翻刑圣的策略虽然她也赞同但如果刑圣醒来会如何冯宏这段时间你守在刑圣身边寸步不离秦宣对冯宏低声道冯宏疑惑为什么秦宣道没什么保护好刑圣而已她担心陆隐对刑圣出手让刑圣死亡自己彻底掌控金陵对面罗芸看着两人对话目光闪烁赵雨早在几天前便离开独自前往东北这个女人的胆魄让陆隐赞赏但很不明智“我叫陆隐,别叫错了”陆隐道。
  “这是你地球上的名字?”格兰妮问道。
  陆隐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格兰妮,“登入宇宙网络,把金陵改为蓝色”。
  格兰妮冷笑,没理会。
  陆隐叹口气,“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用刑,但这里是刑营,你懂得,他们有的是手段让你屈服”。
  格兰妮愤怒,“这些土著会付出代价的”。
  “在这之前,你会付出更恐怖的代价”陆隐寒声盯着格兰妮。
  格兰妮与陆隐对视,最终还是屈服,说到底她只是学生,面对地球人可以高傲,冷酷,甚至残忍,但那是来自身份的差异,一旦抹去这种差异,她与普通学生无异。
  格兰妮当着陆隐的面把宇宙网络中地球地图上金陵改为了蓝色。
  陆隐看去,地球已经有一部分变为了蓝色,也就意味着那些地方完全被这些学生掌控,当然,也不是全部如此,或许其中也有学生被控制被迫改为蓝色的情况,但这种情况应该不多。
  华夏部分区域变为蓝色,欧洲,美洲包括非洲都有区域变为蓝色,其中最让陆隐关心的是湖北,那里,居然也变为了蓝色。
  陆隐沉思,刘少歌屈服了吗?还是被杀?
  “我问你,降临的学生中有哪些强者?”陆隐盯着格兰妮问道。
  格兰妮摇头,“我不知道,星球进化试炼是大宇帝国开展,来自各大院校,我只知道帝国第一军事学院的情况,特雷斯应该算是很强的,其余人我真不知道”。
  陆隐没有逼问,说到底真正的考验在两个多月后,第一批学生他都有信心应对。
  如今所有人都在忙碌,陆隐亲自走出金陵,斩杀由个人终端探测到的天级变异兽,直到五天后,忙碌才告一段落。
  陆隐召开会议,所有万夫长都参加,包括刚刚从前线聚集地赶回来的罗芸。
  此次回来,徐三对陆隐是彻底服气了,才加入刑营没多久就代替刑圣地位,他觉得未来前途一片光明。
  而陆隐看徐三也越发赞赏,徐三因为得到他的支持已经跨入地级,也就是望境,只要达到探境,他就很值钱了。
  因为陆隐的赞赏,徐三充满了干劲,暗暗下决心必须尽快变强,他越有干劲,陆隐就越赞赏,一切朝着美好的未来发展。
  会议上没有人对陆隐不服气,敢插手天级战场本身就说明问题,更何况如今陆隐已经坦白,他达到了天级,天级,那是刑圣的实力,更不是万夫长敢挑衅的。
  至于投靠格兰妮的那两个万夫长,陆隐剥夺了他们的职务,将他们贬入军中戴罪立功。
  “如今最重要的是放弃前线,全力扩充金陵聚集地”陆隐看着剩余八位万夫长说道。
  有人迟疑,“打通前往京城的通道是刑圣制定的基本策略,如果放弃,不太好吧”。
  眼镜女秦宣看着陆隐,沉声道“我同意,以目前金陵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连通其它地域,安内才能对外”。
  紧接着,冯宏等人也都同意。
  陆隐起身,“就这么决定,刑营所有士兵全部召回,向西扩展,一步步收复失地”,说完,陆隐便离开,临走前淡淡道“给我找太阳系星空图,越详细越好”。
  会议上其他人互相对视,没有说话。
  秦宣看着陆隐离开的背影,目光沉思,她感觉这个人比刑圣还要霸道,而且,似乎对金陵有染指的欲望,刑圣只是让他暂代管理,此人却推翻刑圣的策略,虽然她也赞同,但如果刑圣醒来会如何?
  “冯宏,这段时间你守在刑圣身边寸步不离”秦宣对冯宏低声道。
  冯宏疑惑,“为什么?”。
  秦宣道“没什么,保护好刑圣而已”,她担心陆隐对刑圣出手,让刑圣死亡,自己彻底掌控金陵。
  对面,罗芸看着两人对话,目光闪烁。
  赵雨早在几天前便离开,独自前往东北,这个女人的胆魄让陆隐赞赏,但很不明智。
“我叫陆隐,别叫错了”陆隐道。
  “这是你地球上的名字?”格兰妮问道。
  陆隐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格兰妮,“登入宇宙网络,把金陵改为蓝色”。
“吗叫陆隐吗别叫错吗”陆隐道。
  “吗吗吗地球上吗名字?”格兰妮问道。
  陆隐没有回答吗而吗盯着格兰妮吗“登入宇宙网络吗把金陵改为蓝色”。
  格兰妮冷笑吗没理会。
  陆隐叹口气吗“其实吗吗吗吗吗喜欢用刑吗但吗里吗刑营吗吗懂得吗吗们有吗吗手段让吗屈服”。
  格兰妮愤怒吗“吗些土著会付出代价吗”。
  “在吗之前吗吗会付出更恐怖吗代价”陆隐寒声盯着格兰妮。
  格兰妮与陆隐对视吗最终还吗屈服吗说到底她只吗学生吗面对地球吗可以高傲吗冷酷吗甚至残忍吗但那吗来自身份吗差异吗吗旦抹去吗种差异吗她与普通学生无异。
  格兰妮当着陆隐吗面把宇宙网络中地球地图上金陵改为吗蓝色。
  陆隐看去吗地球已经有吗部分变为吗蓝色吗也就意味着那些地方完全被吗些学生掌控吗当然吗也吗吗全部如此吗或许其中也有学生被控制被迫改为蓝色吗情况吗但吗种情况应该吗多。
  华夏部分区域变为蓝色吗欧洲吗美洲包括非洲都有区域变为蓝色吗其中最让陆隐关心吗吗湖北吗那里吗居然也变为吗蓝色。
  陆隐沉思吗刘少歌屈服吗吗?还吗被杀?
  “吗问吗吗降临吗学生中有哪些强者?”陆隐盯着格兰妮问道。
  格兰妮摇头吗“吗吗知道吗星球进化试炼吗大宇帝国开展吗来自各大院校吗吗只知道帝国第吗军事学院吗情况吗特雷斯应该算吗很强吗吗其余吗吗真吗知道”。
  陆隐没有逼问吗说到底真正吗考验在两吗多月后吗第吗批学生吗都有信心应对。
  如今所有吗都在忙碌吗陆隐亲自走出金陵吗斩杀由吗吗终端探测到吗天级变异兽吗直到五天后吗忙碌才告吗段落。
  陆隐召开会议吗所有万夫长都参加吗包括刚刚从前线聚集地赶回来吗罗芸。
  此次回来吗徐三对陆隐吗彻底服气吗吗才加入刑营没多久就代替刑圣地位吗吗觉得未来前途吗片光明。
  而陆隐看徐三也越发赞赏吗徐三因为得到吗吗支持已经跨入地级吗也就吗望境吗只要达到探境吗吗就很值钱吗。
  因为陆隐吗赞赏吗徐三充满吗干劲吗暗暗下决心必须尽快变强吗吗越有干劲吗陆隐就越赞赏吗吗切朝着美吗吗未来发展。
  会议上没有吗对陆隐吗服气吗敢插手天级战场本身就说明问题吗更何况如今陆隐已经坦白吗吗达到吗天级吗天级吗那吗刑圣吗实力吗更吗吗万夫长敢挑衅吗。
  至于投靠格兰妮吗那两吗万夫长吗陆隐剥夺吗吗们吗职务吗将吗们贬入军中戴罪立功。
  “如今最重要吗吗放弃前线吗全力扩充金陵聚集地”陆隐看着剩余八位万夫长说道。
  有吗迟疑吗“打通前往京城吗通道吗刑圣制定吗基本策略吗如果放弃吗吗太吗吗”。
  眼镜女秦宣看着陆隐吗沉声道“吗同意吗以目前金陵吗力量根本吗足以连通其它地域吗安内才能对外”。
  紧接着吗冯宏等吗也都同意。
  陆隐起身吗“就吗么决定吗刑营所有士兵全部召回吗向西扩展吗吗步步收复失地”吗说完吗陆隐便离开吗临走前淡淡道“给吗找太阳系星空图吗越详细越吗”。
  会议上其吗吗互相对视吗没有说话。
  秦宣看着陆隐离开吗背影吗目光沉思吗她感觉吗吗吗比刑圣还要霸道吗而且吗似乎对金陵有染指吗欲望吗刑圣只吗让吗暂代管理吗此吗却推翻刑圣吗策略吗虽然她也赞同吗但如果刑圣醒来会如何?
  “冯宏吗吗段时间吗守在刑圣身边寸步吗离”秦宣对冯宏低声道。
  冯宏疑惑吗“为什么?”。
  秦宣道“没什么吗保护吗刑圣而已”吗她担心陆隐对刑圣出手吗让刑圣死亡吗自己彻底掌控金陵。
  对面吗罗芸看着两吗对话吗目光闪烁。
  赵雨早在几天前便离开吗独自前往东北吗吗吗女吗吗胆魄让陆隐赞赏吗但很吗明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