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八百一十七章 铲除任务

下载免费读
陆隐对白色不可知出手,重点就是出手了,意味着陆隐的因果束缚没了。
  
  想要减少因果束缚,所有生灵的认知就是加入主一道,借主一道的力量抹除。
  
  八色声音平静:“不可知依然有不可知的规矩,希望你遵守。”
  
  “以前的规矩?”
  
  “不错。”
  
  陆隐点头:“行吧,彼此不能出手对吧,可以。”
  
  “那么,王文呢?王文在哪?”
  
  “早已离开,至今未归。”
  
  “他还算不算不可知成员?”
  
  “与你一样,他想,就算。”
  
  “那我换个问题,不可知,还敢不敢接纳他?”陆隐问。
  
  知踪陷入沉寂。
  
  八色停顿了一下,开口:“他的身份一直没变。”
  
  陆隐懂了,看来当初王文加入不可知,用的就是他王家老祖的身份。奇了怪了,他这么干,主一道居然没意见?是个人都知道王文这么干有自己的私心,更可能把不可知带偏。
  
  主一道既然成立不可知对付九垒人类,为何还会愿意让王文掺和?
  
  莫非因为王文参与过对九垒的战争?
  
  “对了,你是什么实力?”陆隐忽然来了一句。
  
  八色不再回答,而是道:“陆隐,既属于不可知,还请接取任务。”
  
  “有任务了?”
  
  “请选择任务,因形势特殊,只有强制任务。”顿了一下,然后陆隐就听到了让他都震惊的任务--杀,主序列。
  
  没错,不可知发布的强制任务,竟然是格杀主一道主序列。
  
  陆隐以为自己听错了:“八色,你没说错吧,任务是,杀主序列?”
  
  “不错,还请选择接受哪一个任务。”
  
  “每个任务都代表一个主序列?”
  
  “是。”
  
  陆隐望着前方小很多的神树,那五颜六色的光芒映照在他脸上,反应出他极不平静的心情。
  
  “为什么这么做?就不怕被主宰给灭了?”
  
  八色语气平静的可怕:“想让自己有用,不能等别人认为你有用,而是让自己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陆隐惊叹:“这强制任务来自谁?王文?”
  
  “是不可知。”
  
  “你们想灭掉主一道麾下所有主序列,让不可知代替主序列?”没等八色回答,陆隐沉声道:“你们在玩火,主宰不会任由你们愚弄,如果我是主宰,一定亲手毁了你们,哪怕将主宰一族全扔出主干代替主序列与各个序列,也不会让你们成为主动。”
  
  “我不想参与这种事,会死的。”
  
  八色用极为平静的声音说了一句话:“杀尽序列,你于不可知内,将再无对你人类文明出手者。”
  
  陆隐深呼吸口气,怎么看,这都像是王文的手笔。
  
  不可知能有那么大胆色?
  
  “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主岁月长河降临,压弯了树枝,警告整个方寸之距。”
  
  “知道。”
  
  “主一道的底线越来越近了。”
  
  “在我们眼里没有底线,只有取代。”
  
  陆隐挑眉:“你到底是八色还是王文?”
  
  “八色就是八色,不是其他人,陆隐,接受任务,无论你以何种身份出手,只要有能证明主序列死于你手的证据,就算完成任务,而你的身份,本就是该死之人。”
  
  话很难听,但却是事实。
  
  三者宇宙的人都是九垒的后代,一旦暴露踪迹,等来的肯定是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平静只能说还没有被发现。
  
  主一道或许早就派人寻找他们了。
  
  不可知现在做的事狂妄大胆到了极致,一旦开始,主一道必然被震动,比巨城与殘海的影响都大,到时主一道会有什么反应谁也不知道。
陆隐对白色不可知出手重点就是出手了意味着陆隐的因果束缚没了想要减少因果束缚所有生灵的认知就是加入主一道借主一道的力量抹除八色声音平静不可知依然有不可知的规矩希望你遵守以前的规矩不错陆隐点头行吧彼此不能出手对吧可以那么王文呢王文在哪早已离开至今未归他还算不算不可知成员与你一样他想就算那我换个问题不可知还敢不敢接纳他陆隐问知踪陷入沉寂八色停顿了一下开口他的身份一直没变陆隐懂了看来当初王文加入不可知用的就是他王家老祖的身份奇了怪了他这么干主一道居然没意见是个人都知道王文这么干有自己的私心更可能把不可知带偏主一道既然成立不可知对付九垒人类为何还会愿意让王文掺和莫非因为王文参与过对九垒的战争对了你是什么实力陆隐忽然来了一句八色不再回答而是道陆隐既属于不可知还请接取任务有任务了请选择任务因形势特殊只有强制任务顿了一下然后陆隐就听到了让他都震惊的任务杀主序列没错不可知发布的强制任务竟然是格杀主一道主序列陆隐以为自己听错了八色你没说错吧任务是杀主序列不错还请选择接受哪一个任务每个任务都代表一个主序列是陆隐望着前方小很多的神树那五颜六色的光芒映照在他脸上反应出他极不平静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做就不怕被主宰给灭了八色语气平静的可怕想让自己有用不能等别人认为你有用而是让自己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陆隐惊叹这强制任务来自谁王文是不可知你们想灭掉主一道麾下所有主序列让不可知代替主序列没等八色回答陆隐沉声道你们在玩火主宰不会任由你们愚弄如果我是主宰一定亲手毁了你们哪怕将主宰一族全扔出主干代替主序列与各个序列也不会让你们成为主动我不想参与这种事会死的八色用极为平静的声音说了一句话杀尽序列你于不可知内将再无对你人类文明出手者陆隐深呼吸口气怎么看这都像是王文的手笔不可知能有那么大胆色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主岁月长河降临压弯了树枝警告整个方寸之距知道主一道的底线越来越近了在我们眼里没有底线只有取代陆隐挑眉你到底是八色还是王文八色就是八色不是其他人陆隐接受任务无论你以何种身份出手只要有能证明主序列死于你手的证据就算完成任务而你的身份本就是该死之人话很难听但却是事实三者宇宙的人都是九垒的后代一旦暴露踪迹等来的肯定是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平静只能说还没有被发现主一道或许早就派人寻找他们了不可知现在做的事狂妄大胆到了极致一旦开始主一道必然被震动比巨城与殘海的影响都大到时主一道会有什么反应谁也不知道陆隐可以不参与但不参与就可以置身事外对于主一道来说无论他做什么哪怕是愿意投降都有必死的理由相反如果参与可以通过不可知得到最快的情报对于整个人类文明而说反而更安全尤其他的存在已经被八色知道一旦八色它们遭殃人类文明也无法逃避一定会被追杀到死其实不管是否参加这个任务人类文明本身的方位都不会暴露怎么看参加比不参加要划算得多天都要被捅破了离得远就有用陆隐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不可知胆大他以前想对主岁月一道出手却被吓住了而不可知却反过来要孤注一掷但有一点陆隐很确定八色它们一定有办法在不可知完成所有任务后保全自身这个办法到底是什么陆隐很想知道所以他问了但八色没有回答我只能跟你保证除非在任务中战死否则不可知将无损失你也是这么跟呵呵老家伙它们说的它们同意了没理由不同意挂着不可知身份不管是否完成不可知任务当任务开启它们都逃不掉不如放手一搏宇宙虽大却无它们容身之处陆隐对白色不可知出手,重点就是出手了,意味着陆隐的因果束缚没了。
  
  想要减少因果束缚,所有生灵的认知就是加入主一道,借主一道的力量抹除。
  
  八色声音平静:“不可知依然有不可知的规矩,希望你遵守。”
  
  “以前的规矩?”
  
  “不错。”
  
  陆隐点头:“行吧,彼此不能出手对吧,可以。”
  
  “那么,王文呢?王文在哪?”
  
  “早已离开,至今未归。”
  
  “他还算不算不可知成员?”
  
  “与你一样,他想,就算。”
  
  “那我换个问题,不可知,还敢不敢接纳他?”陆隐问。
  
  知踪陷入沉寂。
  
  八色停顿了一下,开口:“他的身份一直没变。”
  
  陆隐懂了,看来当初王文加入不可知,用的就是他王家老祖的身份。奇了怪了,他这么干,主一道居然没意见?是个人都知道王文这么干有自己的私心,更可能把不可知带偏。
  
  主一道既然成立不可知对付九垒人类,为何还会愿意让王文掺和?
  
  莫非因为王文参与过对九垒的战争?
  
  “对了,你是什么实力?”陆隐忽然来了一句。
  
  八色不再回答,而是道:“陆隐,既属于不可知,还请接取任务。”
  
  “有任务了?”
  
  “请选择任务,因形势特殊,只有强制任务。”顿了一下,然后陆隐就听到了让他都震惊的任务--杀,主序列。
  
  没错,不可知发布的强制任务,竟然是格杀主一道主序列。
  
  陆隐以为自己听错了:“八色,你没说错吧,任务是,杀主序列?”
  
  “不错,还请选择接受哪一个任务。”
  
  “每个任务都代表一个主序列?”
  
  “是。”
  
  陆隐望着前方小很多的神树,那五颜六色的光芒映照在他脸上,反应出他极不平静的心情。
  
  “为什么这么做?就不怕被主宰给灭了?”
  
  八色语气平静的可怕:“想让自己有用,不能等别人认为你有用,而是让自己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陆隐惊叹:“这强制任务来自谁?王文?”
  
  “是不可知。”
  
  “你们想灭掉主一道麾下所有主序列,让不可知代替主序列?”没等八色回答,陆隐沉声道:“你们在玩火,主宰不会任由你们愚弄,如果我是主宰,一定亲手毁了你们,哪怕将主宰一族全扔出主干代替主序列与各个序列,也不会让你们成为主动。”
  
  “我不想参与这种事,会死的。”
  
  八色用极为平静的声音说了一句话:“杀尽序列,你于不可知内,将再无对你人类文明出手者。”
  
  陆隐深呼吸口气,怎么看,这都像是王文的手笔。
  
  不可知能有那么大胆色?
  
  “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主岁月长河降临,压弯了树枝,警告整个方寸之距。”
  
  “知道。”
  
  “主一道的底线越来越近了。”
  
  “在我们眼里没有底线,只有取代。”
  
  陆隐挑眉:“你到底是八色还是王文?”
  
  “八色就是八色,不是其他人,陆隐,接受任务,无论你以何种身份出手,只要有能证明主序列死于你手的证据,就算完成任务,而你的身份,本就是该死之人。”
  
  话很难听,但却是事实。
  
  三者宇宙的人都是九垒的后代,一旦暴露踪迹,等来的肯定是毁灭性的打击。现在平静只能说还没有被发现。
  
  主一道或许早就派人寻找他们了。
  
  不可知现在做的事狂妄大胆到了极致,一旦开始,主一道必然被震动,比巨城与殘海的影响都大,到时主一道会有什么反应谁也不知道。
  
  陆隐可以不参与,但不参与就可以置身事外?对于主一道来说,无论他做什么,哪怕是愿意投降,都有必死的理由。相反,如果参与,可以通过不可知得到最快的情报,对于整个人类文明而说反而更安全。
  
  尤其,他的存在已经被八色知道。
  
  一旦八色它们遭殃,人类文明也无法逃避,一定会被追杀到死。
  
  其实不管是否参加这个任务,人类文明本身的方位都不会暴露,怎么看,参加比不参加要划算得多。
  
  天都要被捅破了,离得远就有用?
  
  陆隐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不可知胆大,他以前想对主岁月一道出手,却被吓住了,而不可知却反过来要孤注一掷。
  
  但有一点陆隐很确定,八色它们一定有办法在不可知完成所有任务后,保全自身。这个办法到底是什么?陆隐很想知道。
  
  所以他问了。
  
  但八色没有回答。
  
  “我只能跟你保证,除非在任务中战死,否则不可知将无损失。”
  
  “你也是这么跟呵呵老家伙它们说的?它们同意了?”
  
  “没理由不同意,挂着不可知身份,不管是否完成不可知任务,当任务开启,它们都逃不掉,不如放手一搏。宇宙虽大,却无它们容身之处。”
陆隐对白色不可知出手,重点就是出手了,意味着陆隐的因果束缚没了。
  
  想要减少因果束缚,所有生灵的认知就是加入主一道,借主一道的力量抹除。
  
  八色声音平静:“不可知依然有不可知的规矩,希望你遵守。”
  
  “以前的规矩?”
  
  “不错。”
  
  陆隐点头:“行吧,彼此不能出手对吧,可以。”
  
  “那么,王文呢?王文在哪?”
  
  “早已离开,至今未归。”
  
  “他还算不算不可知成员?”
  
  “与你一样,他想,就算。”
  
  “那我换个问题,不可知,还敢不敢接纳他?”陆隐问。
  
  知踪陷入沉寂。
  
  八色停顿了一下,开口:“他的身份一直没变。”
  
  陆隐懂了,看来当初王文加入不可知,用的就是他王家老祖的身份。奇了怪了,他这么干,主一道居然没意见?是个人都知道王文这么干有自己的私心,更可能把不可知带偏。
  
  主一道既然成立不可知对付九垒人类,为何还会愿意让王文掺和?
  
  莫非因为王文参与过对九垒的战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