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1772、小师傅请留步 二合一章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两日后。
  
  芙蓉分局刑侦队办公室。
  
  当大家都在总结前几天秦刚开会的各种任务传达时,何俊超不由好奇问大家:
  
  “诶你们说,省里过来视察的卢书记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秦局好像这次开会,主要是给卢书记一个交代,听说对春节假期的工作不太满意,所以才让大家反思和整顿。”
  
  “就连城南分局的陈局长,也要被迫叫到咱芙蓉分局来交流学习,看来秦局这次是动真格的。”王警官靠在座椅上,喝着自己保温杯里的枸杞茶。
  
  丁警官也是好奇不已,摇摇脑袋:“省里有几个卢书记,也不知道这次过来视察的是哪个卢书记?”
  
  “反正谁过来视察不都一样吗?”卢薇薇吃着虾仁味薯片,也是不由分说道:
  
  “咱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出岔子就行,上面过来视察的领导,大部分都是走马观花。”
  
  “就算是认真视察,那咱们芙蓉分局接待过的重要领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怕什么?”
  
  “怕赵局发火呀,你是没看见秦局在开会的时候,把人家城南分局局长陈树,训成啥样了?”
  
  “手底下的人工作不积极,他老陈就得承担责任,整改?你以为怎么整改?整改他自己啊?还不是找下面的人算账。”
  
  王警官毕竟是个老油条,江南市警队这些八卦,他向来消息灵通。
  
  而且对于上级的各种心思揣摩,他也是能够各种精准把握。
  
  因此对于秦刚这次会议的核心精神,能够很好的理解,无非就是要在省里卢书记过来视察的时候,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毕竟春节期间有警员因为工作劳累和重病住院,这事说出去不太光彩。
  
  这说明是后勤保障不利,也没有科学有效的工作安排。
  
  秦刚毕竟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否则大年初一,他也不会不拜年,专门便装出行,检查全市的安保工作。
  
  可见秦刚是个狠角色,大年初一都不让人过的舒坦。
  
  顾晨也是咧嘴笑笑:“秦局的确跟咱赵局的工作方式很相似啊,以前我以为赵局应该算标杆了,可是后来才知道,原来赵局也是秦局的徒弟,所以就能理解秦局的态度。”
  
  “可不是嘛。”丁警官转过身,也是靠在桌边调侃道:
  
  “你难道不知道?秦局最开始,也是从咱芙蓉分局走出去的吗?当时我们这还是派出所的时候,秦局在这从警员一直干到所长。”
  
  “而咱赵局,还有食堂聂师傅,那时候都还在他手下当差呢,反正在秦局手底下工作,就没有‘轻松’一说。”
  
  “不然你以为食堂聂师傅是怎么退出警队序列的?还不是累的。”
  
  “对呀。”这事王警官也非常清楚,也是咧嘴笑笑:“所有咱赵局是老虎,那秦刚就是虎王。”
  
  “至于这次要过来视察的卢书记,听说跟秦刚一样,都是工作狂,实干派,那就得是头狮子。”
  
  “老王,哪有这么形容领导的?”一听王警官在这乱打比方,卢薇薇也是不吐不快说。
  
  王警官则是挑眉一笑,调侃卢薇薇道:“我调侃那几个大领导,关你卢薇薇什么事啊?难道那卢书记是你爸不成?”
  
  “就是啊卢薇薇,我们调侃这个卢书记,关你什么事啊?他又不是你爸,你激动个啥?”
  
  “那……那姓卢的,可能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没怎么这么比喻人的。”卢薇薇不服,要杠上几句。
  
  可这话一出,顿时整个办公室内一阵哄笑。
  
  何俊超也是笑出眼泪道:“诶我说卢薇薇,有你这么攀亲戚的吗?那要你这么个说法,省里的二把手姓何,那岂不是我家亲戚?”
  
  “百家姓就这么多姓名,不过在咱们这里姓卢的,好像不多。”顾晨也是就事论事。
  
  卢薇薇闻言,也是笑孜孜道:“对呀,咱江南市姓卢的也不多,说不定这卢书记,还真跟我卢薇薇有些亲戚关系呢。”
  
  “拉倒吧。”何俊超听卢薇薇这么一说,当即调侃着道:“他要是你亲戚,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你卢薇薇家是从京城迁过来的,这里有毛线亲戚?”
  
  “也不能这么说。”王警官虽然喜欢调侃卢薇薇,但有些事情,遇到不对的地方,老王同志也要忍不住说道几句,于是又道:
  
  “这省里面的大领导,很多都是从各个地方调过来的,不少都曾去西部艰苦地区做过基层领导,还有一些是选调生。”
  
  “这些人升职速度比较快,所以他们也不一定就是我们本身的干部。”
  
  “就拿我们江南市主要领导来说,咱市里的一把手书记,当年就是省城的一名老刑警,一直在省里各处地区市任职,调来调去,最后来到江南市。”
  
  “而听说这个卢书记,之前也在我们江南市警队系统担任过要职,不过听说任期很短,因为工作出色,又被调取省里工作。”
  
  “老王,你知道的东西还挺多嘛?”听王警官这么一说,何俊超这八卦的小耳朵都竖了起来。
  
  王警官则是拿起保温杯摆了摆手,自豪的笑笑:“我老王别的本事没有,但是打听点小道消息,那还不是洒洒水?”
  
  “有时候真羡慕这些年轻领导,你说,人家一大把岁数才干到那种职位,结果你年纪轻轻就能做到,感觉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吧?”
  
  “嗯?”听王警官这么一说,卢薇薇看了看顾晨,又瞥了瞥王警官,道:“老王,你该不会是在内涵顾师弟吧?”
  
  “诶?你可别挑拨离间啊。”见卢薇薇提起顾晨,王警官当即一口否认道:
  
  “说别人可以,说顾晨不行,顾晨当咱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我是百分百认可,甚至举双手赞成,我说的是那些市里和省里的年轻领导。”
  
  “王师兄。”见王警官还在这里各种议论领导的八卦,顾晨也是提醒着说:
  
  “咱们在这私下各种议论上头的领导,好像不太好吧?要是被路过的赵局听见,那你可惨了。”
  
  “呵呵,怎么可……”
  
  王警官刚想说怎么可能?可回头一想,之前自己也曾在办公室内大放厥词,甚至议论赵国志为老家伙。
  
  几次都被站在身后的赵国志逮个正着。
  
  而且几次都是在顾晨和卢薇薇疯狂暗示下毫无察觉,因此学聪明的王警官,这次没有犯同样的错误,而是欲言又止。
  
  扭头看了眼身后,察觉背后没人之后,又走到门口附近,学着卢薇薇每次说赵国志八卦之前,左右观察走到动静。
  
  察觉一切无恙之后,他这才长舒一口气,侃侃而谈道:
  
  “没事,反正市里面不少网红领导,能力还是不错的,本身就是网红,还能利用自己网红的流量,给地区发展带来动力。”
  
  “至于你们一直在说的这个卢书记,说实话,我本人并不太了解,或许他在其他系统里面工作。”
  
  顿了顿,王警官又道:“不过,按照传统,卢书记肯定会被秦局安排到咱芙蓉分局来视察,这是秦局多少年的惯例了。”
  
  “所以说,这段时间,大家都打起精神,不要出错,否则秦局面子挂不住,赵局面子也挂不住,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咱们。”
  
  “知道了老王,不就是个姓卢的书记吗?看把你们吓得,感觉也就那样吧。”卢薇薇似乎压根就没这么紧张。
  
  或许这也跟卢薇薇对于领导职位的高低,压根没那么太看重一样。
  
  就连部里的领导来这视察,卢薇薇依然会当做普通同事来看待,并没有老王同志那样笑脸盈盈,该如何还是如何。
  
  再看看身后的顾晨,感觉顾晨就更不会了。
  
  尤其想到顾晨赶来芙蓉分局的时候,什么人情世故?在他眼中都没有工作重要。
  
  许多人认为顾晨或许会混的不太好,毕竟长相和能力成反比嘛,这都是大家默认的规律。
  
  可现在想想,当时的大家过于单纯。
  
  顾晨愣是凭借自己过硬的办案水准,让自己发光发彩。
  
  这让大家突然发现,原来埋头工作,也能够去的不错的成绩。
  
  这样一来,大家反而心里好受多了。
  
  比起过分注重的人情世故,似乎顾晨的到来,打破了之前原有的格局。
  
  这让所有人都可以放下负担,将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
  
  随着这几年,芙蓉分局从芙蓉派出所提升以来,忽然多了许多机会。
  
  那些实干派的老同志们,许多也都得到了市局和赵国志的各种提拔,因此大家从心里上感谢顾晨。
  
  毕竟是顾晨改变了职场格局,让所有人重新认识了自己。
  
  也就在大家讨论的同时,办公室里的电话座机再次响起。
  
  卢薇薇长叹一声,走过去点击免提:“您好,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
  
  “你是卢警官对吧?”
  
  这边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
  
  卢薇薇表情一呆,也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忙问道:“你是……赵科?”
  
  “没错卢警官,我就是赵科。”电话那头的赵科说。
  
  但是赵科打电话过来,卢薇薇用脚指头都能猜到,肯定又是为了之前别墅封住的一间隐秘房间的事情而来,所以也是淡淡的问道:
  
  “所以,你这次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我们,你的事情,已经跟原房主孙芸梅协商解决了呢?还是因为协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想请我们警方出面?”
  
  “都不是。”见卢薇薇说了半天,电话那头的赵科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道: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到孙芸梅,她根本就没有在北岭这边,我感觉我被骗了,这个孙芸梅一直都在躲着我,肯定是这样。”
  
  “你说什么?你还是没有见到孙芸梅?”听到这样的结果,卢薇薇显得有些无奈。
  
  毕竟,这个孙芸梅,从年前就一直处在失踪状态,可现在都已经过完正月十六,这人还处在失踪状态。
  
  这让卢薇薇不由一惊,于是忙问赵科道:“所以,你是想让我们帮忙查找一下孙芸梅的下落对吗?”
  
  “没错,也只有你们警方能找到孙芸梅的下落,感觉我都快被这事给逼疯了。”
  
  听得出,电话那头的赵科有些情绪崩溃。
  
  毕竟,这件事情,一直是警方在协调解决,可这些天来,孙芸梅的失踪状态,的确很让人伤脑筋。
  
  顾晨闻言,也是走到卢薇薇身边,对着免提电话道:
  
  “赵先生,你先别急,请问你问过她妹妹孙海芳了吗?”
  
  “问过了,孙海芳告诉我,她怀疑她姐姐出了意外,否则不可能离奇失踪这么久。”
  
  “而且她告诉我,她姐姐孙芸梅去北岭,一定会去北岭的寺庙,找吴大师聊天,这是肯定的。”
  
  “那你有没有去北岭的寺庙找过吴大师呢?”顾晨又问。
  
  赵科一脸无奈道:“我当然是找过了,但是那个吴大师说,年前孙芸梅的确来过,可之后便没再出现,所以也帮不了我。”
  
  “而且打电话给你们,也是她孙海芳的意思,她让我直接报警,想让你们帮忙找一找她姐姐的下落,毕竟都已经失踪这么多天了,她孙海芳好像也开始担心她姐姐的安慰了。”
  
  “我明白。”顾晨停顿了几秒,随后又问:“那你现在在哪?”
  
  “北岭啊,今天专门抽时间来北岭,感觉又是徒劳,我得先回市里,处理一下自己手头上的事情。”赵科说。
  
  顾晨表示理解,当即回道:“那你先回来,至于孙芸梅的下落,我们帮你找,也会跟她妹妹孙海芳取得联系,争取早日找到孙芸梅的下落……”
  
  顾晨在电话中,也是跟赵科一阵沟通。
  
  在各种劝慰之下,赵科只能自认倒霉,带着疑惑挂断电话,准备返回市区。
  
  王警官凑过来问:“顾晨,这个赵科,还没有找到孙芸梅呢?”
  
  “没有。”顾晨摇摇脑袋,也是实话实说:“这个孙芸梅,就跟人间蒸发一样。”
  
  这边顾晨话音刚落,电话座机又再次响起。
  
  顾晨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再次按下免提键:“您好,这里是芙蓉……”
  
  “顾警官,是顾警官对吧?”
  
  顾晨话音未落,电话中又传来另一个熟悉的女声。
  
  顾晨知道,这是老太太孙芸梅的妹妹孙海芳,于是又赶紧确认的问她:“您是孙海芳?”
  
  “没错,我是孙海芳,我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姐姐孙芸梅她……”
  
  “她失踪了,刚才赵科已经打过电话给我们,跟我们说明了一切。”站在顾晨身边的卢薇薇说。
  
  听出卢薇薇声音的孙海芳,顿时心急如焚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就直说了吧。”
  
  “之前我以为我姐姐孙芸梅,会去北岭祭祀她失踪的儿子之后,再去北岭的寺庙里待着。”
  
  “可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没在那里,每次她去北岭,最多8天时间,最短也就两三天,可现在都过去将近一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
  
  “电话打不通,也从没打电话回来过,我现在非常担心她的安危,所以想请警察同志帮我去找找她的下落,求你们了。”
  
  之前一向跟姐姐孙芸梅关系不好的孙海芳,突然之间,也开始关心起姐姐的下落。
  
  这让顾晨和卢薇薇有些意外,但也不意外。
  
  意外的是,两人的关系没这么好,似乎还相互嫌弃。
  
  可不意外的是,两人原本就是亲人,也是血溶于水的关系,从这点来说,关心亲人的去向,这也很正常。
  
  顾晨与之沟通之后,答应孙海芳,自己将尽快前往北岭,调查孙芸梅的失踪之谜。
  
  挂断电话,顾晨也是长舒一口重气。
  
  而王警官在旁听了顾晨和卢薇薇与孙海芳的谈话之后,也是低头看表,问顾晨:
  
  “所以顾晨,你打算今天去北岭?还是明天上午过去?”
  
  “如果是现在去北岭,估计赶到那边,也已经是晚上。”
  
  “而如果是明天上午的话,那时间是比较充裕的。”
  
  “就今天吧。”顾晨办案的风格,向来不喜欢拖时间。
  
  王警官当然也知道顾晨的意思。
  
  刚才这么一说,也是想给顾晨一个选择的条件。
  
  “行。”见顾晨已经拍板同意,王警官也不纠结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就不知道去到北岭那边,有没有住的地方。”
  
  “寺庙啊。”卢薇薇提醒着说:“不是说北岭那边有寺庙吗?我记得,带上身份证,去寺庙登记一下,是可以申请到寺庙的房间的,而且还不收钱。”
  
  “我看,我们几个可以晚上住在那边,而且你没听孙海芳说嘛?她姐姐孙芸梅,跟北岭寺庙的吴大师关系很好。”
  
  “想必孙芸梅去北岭的寺庙,也是想去找吴大师谈心的,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通过吴大师,更加全面的了解这个孙芸梅,你说呢?”
  
  “呃!”闻言卢薇薇说辞,王警官愣了一下,说道:“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说什么?那就走吧,不过最好换便装,这样方便调查,还不容易被引起关注。”
  
  “好主意,那就便装吧。”顾晨也是同意王警官意见。
  
  大家简单返回警员宿舍,换好便装之后,俩到芙蓉分局大院停车场。
  
  随后,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坐上了一辆分局的民用轿车,驱车前往北岭方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