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438、梦幻泡影与水晶圆子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于苍梧麻溜就过去了:“老先生,我就是店长。我们确实收单了,要等到晚上五点才继续开台。”
  
  杨特红上下瞅了他几眼:“你是店长?我还以为你就是个保洁呢!”
  
  于苍梧:“我是店长兼保洁。”
  
  这时五味道长也不叫自来,围裙和厨师帽还没脱呢,笑呵呵地问道:“老先生,您这回又有什么意见?”
  
  杨特红:“我刚点的这道菜,噱头不小,叫什么梦幻泡影,请问是能下酒呢,还是能下饭呢,还是能充饥呢?”
  
  于苍梧和五味都没答话,服务员却忍不住说道:“这道菜的精髓在其寓意,目的倒不在于充饥或下酒。”
  
  杨老头瞪了他一眼:“是我点菜还是你点菜,我什么目的需要你啰嗦?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此观。你就是想说这个吧?
  
  那你们这道菜做的也不对呀,露呢、电呢?是不是该把盘子里那层可怜的汤搞成露滴状,然后在泡泡里再搞个带电的装置,弄些电火花出来?
  
  你恐怕不知道吧,这种东西玩具店里有,人家是用玻璃做的。你们做这样一道菜,是逗客人玩的,还是让客人吃的?
  
  这道菜,是我见过的,最拙劣的形式主义和象征主义!如此庸俗的解构,还谈什么寓意,寓意你个大头鬼!
  
  你们用鸡蛋清弄个泡泡,是想表示自己做的这道菜蕴含禅机,还是想让客人觉得,吃了这道菜,吧唧两下嘴就能顿悟了?
  
  假如说,这是一道以写实主义方式,讽刺故弄玄虚的菜,我倒还能有几分认可……”杨老头毫不客气地将面前几位修士都训了一顿,最终还没有忘记结账,背着手撇着嘴走了。
  
  当天晚上,知味楼的老板石野,也就是昆仑盟盟主梅野石,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好像是被谁骂了一顿。然后嘛,梦幻泡影这道菜,就从知味楼的菜谱上被删掉了。
  
  改菜谱的事情五味道长知道,杨老头说那番话时他也在场。但是梅盟主挨骂的事情,五味道长却只是隐约听说,对华真行介绍时并没有明说,只是暗示。
  
  华真行听完之后也不知该做何评价,只得问道:“知味楼的菜谱上究竟有多少道菜?梦幻泡影这样的菜,应该不是给普通客人点的吧?”
  
  五味道长苦笑道:“华总导猜对了,知味楼有两本菜谱,第一本菜谱上有七十二道菜,是谁都能点的;第二本菜谱上有二十七道菜,通常不提供给普通客人。
  
  杨老先生来的次数多了,服务员也都熟了,见他每次都点一道不同的菜,后来也把第二本菜谱给他看了。
  
  修士也会到知味楼来用餐,昆仑盟还会在知味楼宴请各派高人,第二本菜谱原本是专供他们的。总计九十九道菜中,有十五道是纯素斋,大菜谱和小菜谱中都有一些。
  
  昆仑盟有不少出家的修士,他们持戒食素,这些菜也是为他们准备的。杨老点的梦幻泡影,是小菜谱中的一道斋菜,用以招待佛门修士。”
  
  华真行:“据我所知,食素的戒律也不太一样,孵不出小鸡的鸡蛋,确实不算是荤腥,但有些人也是不吃的。”
  
  五味:“梦幻泡影而已,不吃就不吃呗。”
  
  华真行:“我的意思是说,泡泡可以用凉粉做呀!知味楼能做出无色透明的鱼冻,当然也能做出无色透明的凉粉丸子。
  
  设法让丸子比汤的密度小一些,它就可以漂在汤上,再设法使它入味,这样既好看又好吃,不是更好吗?何必搞得那么花哨,用鸡蛋清做个薄膜泡泡。”
  
  一听华真行要讨论做菜,五味道长就来了精神,也皱眉思索道:“用凉粉做出无色透明的丸子,应该没有问题,可是视觉效果不一样,没有像肥皂泡那样七彩斑斓的光影。”
  
  华真行:“一般的厨师做不到,难道知味楼的厨师还做不到吗?想办法就是了!
  
  可以在结构上做文章,让凉粉团子表面的那一层的密度比内部大,但整体还是无色透明的,就能有光线折射效果了……这恐怕需要用到神识法力加工。”
  
  五味道长一拍大腿:“对呀,这个办法还真行!”
  
  华真行:“也不要一盘就上一个,可以多来几个,十个成不?十个凉粉团子下肚,再就几口汤,杨总不就饱了吗?”
  
  五味道长忽然又笑道:“可这样一来,它是水晶圆子还是梦幻泡影?什么样的梦幻泡影,一盘就能吃饱?”
  
  华真行反问道:“恕我多嘴,难道你们做的那道菜,就是梦幻泡影了?”
  
  五味道长:“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所以知味楼的菜谱上才删了这道菜。”
  
  华真行:“所以我再帮你们补一道,起什么名字看着办。当然了,这只是我的建议,知味楼采不采纳都无所谓。”
  
  五味道长:“这也是缘法啊!本道人还算有点面子,能做主把这道菜添进去,等这次回去就把它做出来。华总导有空也可以去尝尝。
  
  我还告诉你一件事,这段时间知味楼大堂保洁换人了,据说时间是三个月。华总导若欲享受昆仑盟主亲自擦桌子服务,可以趁这三个月去知味楼,错过了就没机会了。”
  
  华真行:“这又是怎么回事?”
  
  五味道长:“我也不清楚内情啊,据梅盟主自己说,这是遵师命。”
  
  在杨老头走后,知味楼的“店长”就换人了,因为于苍梧闭关擦桌子去了。这本就是一个各派高人轮流坐镇的岗位,结果下一位却换成了昆仑盟盟主梅野石本人。
  
  坐镇的店长,并不都像于苍梧那样亲自在前面的大堂里当保洁,平日基本都待在后厨或者楼上,有各派那么多晚辈弟子在呢,也用不着他们来干这活。
  
  知味楼最“辛苦”的工作,就是大堂的保洁,这和一般的饭店还不一样。
  
  通常饭店最辛苦的是后厨的帮工,但知味楼的员工都是修士,只要不在普通客人的眼前,挥手施法间就能把碗都给洗干净了。
  
  于苍梧是自愿在大堂干保洁,然后梅野石遵师命也来干这活了,很可能是被他师父骂了。但这只是华真行的猜测,也不好乱说。
  
  华真行:“有人去点餐吗?”
  
  五味道长:“当然有人了,天天都有,知味楼的生意很好的。”
  
  华真行:“我是说昆仑修士。”
  
  五味道长:“那倒没有。”
  
  华真行笑了:“那我也不能去啊!”
  
  假如是不知内情的普通客人也就罢了,明知内情的昆仑修士,非要跑到知味楼的大堂里点餐,招呼梅盟主亲自为自己擦桌子服务,那可真就是找茬了。
  
  华真行和五味道长聊得很投缘,他通过五味道长了解到,其实知味楼的全体员工对杨老头并无恶感,反而将他老人家的到来视为每天的乐趣。
  
  这阵子杨老头不去知味楼吃饭了,很多人还感觉有点小失落呢。
  
  既然话题绕不开杨老头,华真行又提到杨老头从小就把菜谱当漫画书给自己看,把五味道长逗得哈哈大笑,连声叫绝!
  
  华真行又提到了春容丹,令五味道长惊叹不已,他对此是极感兴趣,还跟华真行探讨了一番,轩辕派以及昆仑盟将来与春容丹中心合作的可能。
  
  临别前华真行终于忍不住问道:“道长,请问您的俗名是否姓范?”
  
  五味道长:“你这又是听谁说的,双成那丫头吗?”
  
  华真行:“不是,就是我猜的。”
  
  五味道长:“你修的是哪门秘法,这也能猜到?”
  
  华真行:“因为我认识一个人,名叫范达克,是您家亲戚不?”
  
  他以神念介绍了范达克,欢想实业有范达克的档案资料,也记录了他在东国的祖籍以及父母姓名。
  
  五味道长大感意外,范达克还真是他的远房堂侄,只是此前并未见过面,听说这人早就出国了。
  
  这下算是攀上亲戚了,华真行又顺势邀请五味道长有空时去几里国考察指导,顺便考教一番本家晚辈的修行。
  
  五味道长笑呵呵地点头答应了。
  
  有了于苍梧和五味道长的友好“示范”,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华真行简直成了昆仑修行界的一朵交际花,每天都要赶饭局,很多时候还不止一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