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抉择

下载免费读
房间中,安静无声。
  漆黑水晶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着李洛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有些诡异。
  现在的他,无疑是陷入到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抉择之中。
  体内的空相,在他爹娘的倾尽全力下,倒是突然给予了他极大的希望与曙光,只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个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仅剩五年的寿命。
  如果五年时间,他不能踏入封侯境,进化自身生命形态,那么他的寿命就将会彻彻底底的终结。
  五年封侯?
  现在的他十七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三岁...在李洛的所知中,这大夏国的历史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封侯者。
  这是需要何等的天赋,机缘与努力,方才能够创造这种奇迹?
房间中安静无声漆黑水晶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着李洛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有些诡异现在的他无疑是陷入到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抉择之中体内的空相在他爹娘的倾尽全力下倒是突然给予了他极大的希望与曙光只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个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仅剩五年的寿命如果五年时间他不能踏入封侯境进化自身生命形态那么他的寿命就将会彻彻底底的终结五年封侯现在的他十七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三岁在李洛的所知中这大夏国的历史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封侯者这是需要何等的天赋机缘与努力方才能够创造这种奇迹李洛不知道所以这一刻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笼罩而来让人有些难以呼吸如今的他可以继续选择平庸下去爹娘留下的洛岚府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基业就算他无法掌控可若是他愿意退让许多的话凭此当一个富贵闲人的确是不成问题而若是选择了这后天之相的道路那就必须时刻保持紧绷他必须争分夺秒竭尽全力的压榨自己的每一丝潜力然后与天相搏博取那格外艰难的一线生机两者应该怎么去选择李洛缓缓闭上眼睛心绪翻涌这一刻他想到了许多他想到了学府中那些异样的眼光他们喜欢说着虎父犬子的话语说着为何那么优秀的父母孩子为什么却有这么多的水分他也想到了那一对纯粹而美丽的金色眼瞳对于姜青娥他的内心深处自然也是带着几分喜欢与向往的这一点李洛并不否认毕竟正如他所说姜青娥的优秀本就是对同龄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可并不丢人人之常情而已其实从小的时候李洛就与姜青娥在很多的方面上较劲着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李洛大概率是输多赢少而这种较劲在持续到两人逐渐的长大后倒是渐渐的变少了特别是当相宫开启的那一刻李洛知道双方的差距在被拉大而姜青娥也是在那个时候起很少再与他在这上面比较过什么而这些年的遭遇令得李洛仿佛变得平和了许多然而只有李洛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是蕴含着何等强烈的好胜之心与姜青娥的那一场交易未必不是他对自己的一场逼迫按照正常的情况他想要追赶上已经甩下他一大截的姜青娥应该是难如登天然而现在倒是有了一点希望这点希望他要放弃吗答案是不可能李洛陡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锋利他盯着面前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轻声道老爹老娘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野心虽然这个野心别人看来会有些可笑与不自量力我不仅想要追赶上青娥姐而且还想要超越她甚至不止是她我还想超越您们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牙我想要以后别人看见我时不会说这是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儿子而想让他们在看见您们的时候说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李洛的爹娘啊李洛低笑着道老爹老娘我很感谢您们在我十七岁生日这一天送给我这么一份礼物您们放心吧我不会让您们失望的不就是五年封侯么好这个挑战我李洛接了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李洛的眼神也是变得决然起来旋即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是伸出手掌径直的按在了那黑色水晶球上嗤水晶球顿时有了剧烈的反应这一刻李洛感觉到掌心传来了剧痛仿佛是有着无数长针刺入了掌心中再然后黑色水晶球开始在此时缓缓的分裂而在其内部最深处静静的躺着两物一物是一枚黑色玉简若是所料不差其中应该记载着那所谓的小无相神锻术而另外一物则是一道奇特之物它仿佛是一道液体又仿佛是某种虚幻的光流它呈现蔚蓝色彩而那蓝色中又折射着细微的神圣之光李洛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那似液体又似光流般的神秘之物他知道这就是能够改变他命运的东西他的爹娘费尽心血炼制而出的一道后天之相而且他也能够感觉到当他第一眼看见此物时就生出了一种源自灵魂深处般的契合感仿佛此物本就是由他体内而生一般看来正如爹娘所说这一道后天之相本就是以他的灵魂与精血锤锻而成两者间自然是无比的契合唉而当李洛目光痴迷的盯着那一道神秘的后天之相时一道蕴含着复杂情感的叹息声轻轻的响起李洛抬头便是见到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再度灵动起来他们的面色都是显露出了一些复杂小洛看来你还是做出了选择李太玄缓缓的道身为你的父亲你的这种选择虽然让我有些心疼但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这让我感到欣慰与自豪你此后的路虽然充斥着艰难险阻可我李太玄的儿子又怎会惧怕这些一旁的澹台岚眼眸中似是有着水花闪烁想来在留下这道影像时她想到李洛做出这种选择就感到极为的难受吧毕竟身为一个母亲她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未来只剩下了五年的寿命不过她并没有劝阻因为她也知道这种选择只能由李洛自己来做而既然他做出了选择那她就只会全力的去支持他相信他小洛既然你做了选择那就由娘来为你说说这道我们为你炼制的后天之相吧听到澹台岚此话李洛精神也是一振房间中,安静无声。
  漆黑水晶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着李洛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有些诡异。
  现在的他,无疑是陷入到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抉择之中。
  体内的空相,在他爹娘的倾尽全力下,倒是突然给予了他极大的希望与曙光,只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个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仅剩五年的寿命。
  如果五年时间,他不能踏入封侯境,进化自身生命形态,那么他的寿命就将会彻彻底底的终结。
  五年封侯?
  现在的他十七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三岁...在李洛的所知中,这大夏国的历史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封侯者。
  这是需要何等的天赋,机缘与努力,方才能够创造这种奇迹?
  李洛不知道...所以这一刻,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笼罩而来,让人有些难以呼吸。
  如今的他,可以继续选择平庸下去,爹娘留下的洛岚府,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基业,就算他无法掌控,可若是他愿意退让许多的话,凭此当一个富贵闲人的确是不成问题。
  而若是选择了这后天之相的道路,那就必须时刻保持紧绷,他必须争分夺秒,竭尽全力的压榨自己的每一丝潜力,然后与天相搏,博取那格外艰难的一线生机。
  两者,应该怎么去选择?
  李洛缓缓闭上眼睛,心绪翻涌。
  这一刻,他想到了许多,他想到了学府中那些异样的眼光,他们喜欢说着虎父犬子的话语,说着为何那么优秀的父母,孩子为什么却有这么多的水分?
  他也想到了那一对纯粹而美丽的金色眼瞳,对于姜青娥,他的内心深处,自然也是带着几分喜欢与向往的,这一点李洛并不否认,毕竟正如他所说,姜青娥的优秀,本就是对同龄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可并不丢人,人之常情而已。
  其实从小的时候,李洛就与姜青娥在很多的方面上较劲着,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李洛大概率是输多赢少,而这种较劲,在持续到两人逐渐的长大后,倒是渐渐的变少了。
  特别是当相宫开启的那一刻,李洛知道双方的差距在被拉大。
  而姜青娥也是在那个时候起,很少再与他在这上面比较过什么。
  而这些年的遭遇,令得李洛仿佛变得平和了许多,然而只有李洛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是蕴含着何等强烈的好胜之心。
  与姜青娥的那一场交易,未必不是他对自己的一场逼迫。
  按照正常的情况,他想要追赶上已经甩下他一大截的姜青娥,应该是难如登天,然而现在...倒是有了一点希望。
  这点希望,他要放弃吗?
  答案是...不可能!
  李洛陡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锋利。
  他盯着面前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轻声道:“老爹,老娘,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野心,虽然这个野心别人看来会有些可笑与不自量力...”
  “我不仅想要追赶上青娥姐,而且还想要超越她,甚至不止是她,我还想...超越您们。”
  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牙:“我想要以后,别人看见我时,不会说这是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儿子...而想让他们在看见您们的时候说...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李洛的爹娘啊。”
  李洛低笑着,道:“老爹老娘,我很感谢您们在我十七岁生日这一天,送给我这么一份礼物。”
  “您们放心吧,我不会让您们失望的,不就是五年封侯么...好,这个挑战,我李洛,接了!”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时,李洛的眼神也是变得决然起来,旋即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是伸出手掌,径直的按在了那黑色水晶球上。
  嗤!
  水晶球顿时有了剧烈的反应,这一刻,李洛感觉到掌心传来了剧痛,仿佛是有着无数长针刺入了掌心中。
  再然后,黑色水晶球开始在此时缓缓的分裂,而在其内部最深处,静静的躺着两物。
  一物是一枚黑色玉简,若是所料不差,其中应该记载着那所谓的“小无相神锻术”。
  而另外一物,则是一道奇特之物,它仿佛是一道液体,又仿佛是某种虚幻的光流,它呈现蔚蓝色彩,而那蓝色中,又折射着细微的神圣之光。
  李洛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那似液体又似光流般的神秘之物。
  他知道,这就是能够改变他命运的东西...他的爹娘费尽心血炼制而出的一道后天之相。
  而且他也能够感觉到,当他第一眼看见此物时,就生出了一种源自灵魂深处般的契合感。
  仿佛此物,本就是由他体内而生一般。
  看来正如爹娘所说,这一道后天之相,本就是以他的灵魂与精血锤锻而成,两者间自然是无比的契合。
  “唉...”
  而当李洛目光痴迷的盯着那一道神秘的“后天之相”时,一道蕴含着复杂情感的叹息声,轻轻的响起。
  李洛抬头,便是见到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光影再度灵动起来,他们的面色,都是显露出了一些复杂。
  “小洛,看来你还是做出了选择。”李太玄缓缓的道。
  “身为你的父亲,你的这种选择,虽然让我有些心疼,但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这让我感到欣慰与自豪。”
  “你此后的路,虽然充斥着艰难险阻,可我李太玄的儿子,又怎会惧怕这些?”
  一旁的澹台岚,眼眸中似是有着水花闪烁,想来在留下这道影像时,她想到李洛做出这种选择,就感到极为的难受吧,毕竟身为一个母亲,她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未来只剩下了五年的寿命。
  不过她并没有劝阻,因为她也知道,这种选择只能由李洛自己来做,而既然他做出了选择,那她就只会全力的去支持他,相信他。
  “小洛...既然你做了选择,那就由娘来为你说说这道我们为你炼制的后天之相吧。”
  听到澹台岚此话,李洛精神也是一振。
房间中,安静无声。
  漆黑水晶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着李洛阴晴不定的面庞,显得有些诡异。
  现在的他,无疑是陷入到了一场极为艰难的抉择之中。
  体内的空相,在他爹娘的倾尽全力下,倒是突然给予了他极大的希望与曙光,只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这个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仅剩五年的寿命。
  如果五年时间,他不能踏入封侯境,进化自身生命形态,那么他的寿命就将会彻彻底底的终结。
  五年封侯?
  现在的他十七岁,五年后,也就是二十三岁...在李洛的所知中,这大夏国的历史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封侯者。
  这是需要何等的天赋,机缘与努力,方才能够创造这种奇迹?
  李洛不知道...所以这一刻,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笼罩而来,让人有些难以呼吸。
  如今的他,可以继续选择平庸下去,爹娘留下的洛岚府,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基业,就算他无法掌控,可若是他愿意退让许多的话,凭此当一个富贵闲人的确是不成问题。
  而若是选择了这后天之相的道路,那就必须时刻保持紧绷,他必须争分夺秒,竭尽全力的压榨自己的每一丝潜力,然后与天相搏,博取那格外艰难的一线生机。
  两者,应该怎么去选择?
  李洛缓缓闭上眼睛,心绪翻涌。
  这一刻,他想到了许多,他想到了学府中那些异样的眼光,他们喜欢说着虎父犬子的话语,说着为何那么优秀的父母,孩子为什么却有这么多的水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