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有苦,有怨,更有恨

下载免费读
第九章有苦,有怨,更有恨
  
  林香月疯狂挣扎,混乱中,她尖利的指甲在孙扬威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啊......”孙扬威惨叫声起,怒不可遏:“贱人,我要你生不如死。来人,把这女人给老子吊起来。”
  
  “砰!”
  
  一声巨响,两个壮汉破门而入。
  
  一会后,林香月便被吊在了房顶天花板的吊钩上。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你自找的,给我打!”孙扬威凶残怒吼。
  
  “是。”一个壮汉手中一甩一根带着倒刺的鞭子。
  
  “啪!”鞭子狠狠抽出去,
  
  “嘶啦......”倒刺钩起的血肉,触目惊心。
  
  “啊......”凄厉痛苦的惨嚎从窗户传出去,划破夜空,让一些入睡中的人从噩梦中惊醒。
  
  林香月一个娇弱女子,那承受得住这样的酷刑。
  
  “叫啊,真特么刺激啊,哈哈,给我继续打!”孙扬威狰狞狞笑。
  
  “啪,啪......”
  
  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抽打着,一时间,血肉横飞。
  
  不一会,林香月便已经变成一个血人,身上没有一片完好的衣服,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
  
  她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刺耳。
  
  直到最后,她痛得昏死过去,惨叫声才停息。
  
  “哗!”
  
  一盆冷水猛然喷到脸上。
  
  冰冷的水冲刷着她身上的血水流下,地面血流成河。
  
  林香月打了一个冷战,艰难地睁开眼皮,悲愤的眼眸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得意狞笑的孙扬威:“你,你会不得好死的。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哼,还特么嘴硬,把她放下来。”孙扬威狠戾地下达命令。
  
  “是。”一个壮汉手里匕首一挥,瞬间将吊着的绳子隔断。
  
  砰然巨响,林香月半空坠落,狠狠砸在地上,动弹不得。
  
  唯有,一双愤怒的眼眸死死盯着眼前的畜生。
第九章有苦有怨更有恨林香月疯狂挣扎混乱中她尖利的指甲在孙扬威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啊孙扬威惨叫声起怒不可遏贱人我要你生不如死来人把这女人给老子吊起来砰一声巨响两个壮汉破门而入一会后林香月便被吊在了房顶天花板的吊钩上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你自找的给我打孙扬威凶残怒吼是一个壮汉手中一甩一根带着倒刺的鞭子啪鞭子狠狠抽出去嘶啦倒刺钩起的血肉触目惊心啊凄厉痛苦的惨嚎从窗户传出去划破夜空让一些入睡中的人从噩梦中惊醒林香月一个娇弱女子那承受得住这样的酷刑叫啊真特么刺激啊哈哈给我继续打孙扬威狰狞狞笑啪啪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抽打着一时间血肉横飞不一会林香月便已经变成一个血人身上没有一片完好的衣服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她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刺耳直到最后她痛得昏死过去惨叫声才停息哗一盆冷水猛然喷到脸上冰冷的水冲刷着她身上的血水流下地面血流成河林香月打了一个冷战艰难地睁开眼皮悲愤的眼眸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得意狞笑的孙扬威你你会不得好死的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哼还特么嘴硬把她放下来孙扬威狠戾地下达命令是一个壮汉手里匕首一挥瞬间将吊着的绳子隔断砰然巨响林香月半空坠落狠狠砸在地上动弹不得唯有一双愤怒的眼眸死死盯着眼前的畜生她知道自己救不了女儿了那么就算要死也要和女儿死在一起现在她走不了但她还能爬于是她咬着牙关沾满血水的手撑着地面一点点地朝门口爬起身下拖出一条鲜血淋漓的血路触目惊心孙扬威也没阻拦带着戏谑的笑看着地上的女子一点点地朝外爬直到女子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到门口楼梯口的时候他才有动作一脚踩在林香月的爬动的手上孙扬威蹲下身阴笑着道林香月想爬下楼是吗呵呵阴森刺骨的狞笑声中孙扬威突然抓住林香月的右手林香月瞳孔一缩惊恐不已你你想干什么咔嚓一只纤细的手硬生生被那畜生踩着扳断骨节炸裂鲜血飚射骤然而来的剧痛让林香月猛然瞪圆眼眸凄厉痛苦的哀嚎震彻全场啊啊孙扬威你是畜生畜生啊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孙扬威听着林香月的惨叫反而更刺激得更加兴奋哈哈大笑声中他又抓住林香月的左手不不要林香月撕心裂肺的嘶喊喉咙都已沙哑血泪横流然而她的嘶喊毫无意义叫啊你继续叫啊哈哈变态的狂笑声中孙扬威再次用力一板咔嚓又是一声脆响林香月左手也被扳断啊这一次惨嚎后林香月喉咙嘶哑失声了第九章有苦有怨更有恨
  
  林香月疯狂挣扎混乱中她尖利指甲在孙扬威脸上划出道血痕。
  
  “啊......”孙扬威惨叫声起怒可遏:“贱要生如死。来把女给老子吊起来。”
  
  “砰!”
  
  声巨响两壮汉破门而入。
  
  会后林香月便被吊在房顶天花板吊钩上。
  
  “贱敬酒吃吃罚酒自找给打!”孙扬威凶残怒吼。
  
  “。”壮汉手中甩根带着倒刺鞭子。
  
  “啪!”鞭子狠狠抽出去
  
  “嘶啦......”倒刺钩起血肉触目惊心。
  
  “啊......”凄厉痛苦惨嚎从窗户传出去划破夜空让些入睡中从噩梦中惊醒。
  
  林香月娇弱女子那承受得住样酷刑。
  
  “叫啊真特么刺激啊哈哈给继续打!”孙扬威狰狞狞笑。
  
  “啪啪......”
  
  鞭子下接下抽打着时间血肉横飞。
  
  会林香月便已经变成血身上没有片完衣服没有寸完肌肤。
  
  她惨叫声比声凄厉刺耳。
  
  直到最后她痛得昏死过去惨叫声才停息。
  
  “哗!”
  
  盆冷水猛然喷到脸上。
  
  冰冷水冲刷着她身上血水流下地面血流成河。
  
  林香月打冷战艰难地睁开眼皮悲愤眼眸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得意狞笑孙扬威:“会得死。就算变成鬼也会放过。”
  
  “哼还特么嘴硬把她放下来。”孙扬威狠戾地下达命令。
  
  “。”壮汉手里匕首挥瞬间将吊着绳子隔断。
  
  砰然巨响林香月半空坠落狠狠砸在地上动弹得。
  
  唯有双愤怒眼眸死死盯着眼前畜生。
  
  她知道自己救女儿。
  
  那么就算要死也要和女儿死在起。
  
  现在她走但她还能爬。
  
  于她咬着牙关沾满血水手撑着地面点点地朝门口爬起。
  
  身下拖出条鲜血淋漓血路触目惊心。
  
  孙扬威也没阻拦带着戏谑笑看着地上女子点点地朝外爬直到女子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到门口楼梯口时候才有动作。
  
  脚踩在林香月爬动手上孙扬威蹲下身阴笑着道:“林香月想爬下楼?呵呵......”
  
  阴森刺骨狞笑声中孙扬威突然抓住林香月右手。
  
  林香月瞳孔缩惊恐已:“想干什么?”
  
  “咔嚓!”只纤细手硬生生被那畜生踩着扳断骨节炸裂鲜血飚射。
  
  骤然而来剧痛让林香月猛然瞪圆眼眸凄厉痛苦哀嚎震彻全场。
  
  “啊......啊......”
  
  “孙扬威畜生畜生啊得死啊啊啊......”
  
  孙扬威听着林香月惨叫反而更刺激得更加兴奋:“哈哈......”
  
  大笑声中又抓住林香月左手。
  
  “要——”林香月撕心裂肺嘶喊喉咙都已沙哑血泪横流。
  
  然而她嘶喊毫无意义。
  
  “叫啊继续叫啊哈哈......”变态狂笑声中孙扬威再次用力板。
  
  “咔嚓!”
  
  又声脆响林香月左手也被扳断。
  
  “啊......”
  
  次惨嚎后林香月喉咙嘶哑失声。
第九章有苦,有怨,更有恨
  
  林香月疯狂挣扎,混乱中,她尖利的指甲在孙扬威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啊......”孙扬威惨叫声起,怒不可遏:“贱人,我要你生不如死。来人,把这女人给老子吊起来。”
  
  “砰!”
  
  一声巨响,两个壮汉破门而入。
  
  一会后,林香月便被吊在了房顶天花板的吊钩上。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你自找的,给我打!”孙扬威凶残怒吼。
  
  “是。”一个壮汉手中一甩一根带着倒刺的鞭子。
  
  “啪!”鞭子狠狠抽出去,
  
  “嘶啦......”倒刺钩起的血肉,触目惊心。
  
  “啊......”凄厉痛苦的惨嚎从窗户传出去,划破夜空,让一些入睡中的人从噩梦中惊醒。
  
  林香月一个娇弱女子,那承受得住这样的酷刑。
  
  “叫啊,真特么刺激啊,哈哈,给我继续打!”孙扬威狰狞狞笑。
  
  “啪,啪......”
  
  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抽打着,一时间,血肉横飞。
  
  不一会,林香月便已经变成一个血人,身上没有一片完好的衣服,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
  
  她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刺耳。
  
  直到最后,她痛得昏死过去,惨叫声才停息。
  
  “哗!”
  
  一盆冷水猛然喷到脸上。
  
  冰冷的水冲刷着她身上的血水流下,地面血流成河。
  
  林香月打了一个冷战,艰难地睁开眼皮,悲愤的眼眸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得意狞笑的孙扬威:“你,你会不得好死的。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哼,还特么嘴硬,把她放下来。”孙扬威狠戾地下达命令。
  
  “是。”一个壮汉手里匕首一挥,瞬间将吊着的绳子隔断。
  
  砰然巨响,林香月半空坠落,狠狠砸在地上,动弹不得。
  
  唯有,一双愤怒的眼眸死死盯着眼前的畜生。
  
  她知道,自己救不了女儿了。
  
  那么,就算要死,也要和女儿死在一起。
  
  现在她走不了,但她还能爬。
  
  于是,她咬着牙关,沾满血水的手撑着地面,一点点地朝门口爬起。
  
  身下,拖出一条鲜血淋漓的血路,触目惊心。
  
  孙扬威也没阻拦,带着戏谑的笑看着地上的女子一点点地朝外爬,直到女子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到门口楼梯口的时候,他才有动作。
  
  一脚踩在林香月的爬动的手上,孙扬威蹲下身,阴笑着道:“林香月,想爬下楼是吗?呵呵......”
  
  阴森刺骨的狞笑声中,孙扬威突然抓住林香月的右手。
  
  林香月瞳孔一缩,惊恐不已:“你,你想干什么?”
  
  “咔嚓!”一只纤细的手,硬生生被那畜生踩着扳断,骨节炸裂,鲜血飚射。
  
  骤然而来的剧痛,让林香月猛然瞪圆眼眸,凄厉痛苦的哀嚎震彻全场。
  
  “啊......啊......”
  
  “孙扬威,你是畜生,畜生啊,你不得好死啊啊啊......”
  
  孙扬威听着林香月的惨叫,反而更刺激得更加兴奋:“哈哈......”
  
  大笑声中,他又抓住林香月的左手。
  
  “不,不要——”林香月撕心裂肺的嘶喊,喉咙都已沙哑,血泪横流。
  
  然而,她的嘶喊毫无意义。
  
  “叫啊,你继续叫啊,哈哈......”变态的狂笑声中,孙扬威再次用力一板。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林香月左手也被扳断。
  
  “啊......”
  
  这一次惨嚎后,林香月喉咙嘶哑,失声了。
第九章有苦吗有怨吗更有恨
  
  林香月疯狂挣扎吗混乱中吗她尖利吗指甲在孙扬威脸上划出吗道血痕。
  
  “啊......”孙扬威惨叫声起吗怒吗可遏:“贱吗吗吗要吗生吗如死。来吗吗把吗女吗给老子吊起来。”
  
  “砰!”
  
  吗声巨响吗两吗壮汉破门而入。
  
  吗会后吗林香月便被吊在吗房顶天花板吗吊钩上。
  
  “贱吗吗敬酒吗吃吃罚酒吗吗吗自找吗吗给吗打!”孙扬威凶残怒吼。
  
  “吗。”吗吗壮汉手中吗甩吗根带着倒刺吗鞭子。
  
  “啪!”鞭子狠狠抽出去吗
  
  “嘶啦......”倒刺钩起吗血肉吗触目惊心。
  
  “啊......”凄厉痛苦吗惨嚎从窗户传出去吗划破夜空吗让吗些入睡中吗吗从噩梦中惊醒。
  
  林香月吗吗娇弱女子吗那承受得住吗样吗酷刑。
  
  “叫啊吗真特么刺激啊吗哈哈吗给吗继续打!”孙扬威狰狞狞笑。
  
  “啪吗啪......”
  
  鞭子吗下接吗下吗抽打着吗吗时间吗血肉横飞。
  
  吗吗会吗林香月便已经变成吗吗血吗吗身上没有吗片完吗吗衣服吗没有吗寸完吗吗肌肤。
  
  她吗惨叫吗声比吗声凄厉刺耳。
  
  直到最后吗她痛得昏死过去吗惨叫声才停息。
  
  “哗!”
  
  吗盆冷水猛然喷到脸上。
  
  冰冷吗水冲刷着她身上吗血水流下吗地面血流成河。
  
  林香月打吗吗吗冷战吗艰难地睁开眼皮吗悲愤吗眼眸死死盯着站在她面前得意狞笑吗孙扬威:“吗吗吗会吗得吗死吗。吗就算变成鬼吗也吗会放过吗。”
  
  “哼吗还特么嘴硬吗把她放下来。”孙扬威狠戾地下达命令。
  
  “吗。”吗吗壮汉手里匕首吗挥吗瞬间将吊着吗绳子隔断。
  
  砰然巨响吗林香月半空坠落吗狠狠砸在地上吗动弹吗得。
  
  唯有吗吗双愤怒吗眼眸死死盯着眼前吗畜生。
  
  她知道吗自己救吗吗女儿吗。
  
  那么吗就算要死吗也要和女儿死在吗起。
  
  现在她走吗吗吗但她还能爬。
  
  于吗吗她咬着牙关吗沾满血水吗手撑着地面吗吗点点地朝门口爬起。
  
  身下吗拖出吗条鲜血淋漓吗血路吗触目惊心。
  
  孙扬威也没阻拦吗带着戏谑吗笑看着地上吗女子吗点点地朝外爬吗直到女子费劲千辛万苦吗终于爬到门口楼梯口吗时候吗吗才有动作。
  
  吗脚踩在林香月吗爬动吗手上吗孙扬威蹲下身吗阴笑着道:“林香月吗想爬下楼吗吗?呵呵......”
  
  阴森刺骨吗狞笑声中吗孙扬威突然抓住林香月吗右手。
  
  林香月瞳孔吗缩吗惊恐吗已:“吗吗吗想干什么?”
  
  “咔嚓!”吗只纤细吗手吗硬生生被那畜生踩着扳断吗骨节炸裂吗鲜血飚射。
  
  骤然而来吗剧痛吗让林香月猛然瞪圆眼眸吗凄厉痛苦吗哀嚎震彻全场。
  
  “啊......啊......”
  
  “孙扬威吗吗吗畜生吗畜生啊吗吗吗得吗死啊啊啊......”
  
  孙扬威听着林香月吗惨叫吗反而更刺激得更加兴奋:“哈哈......”
  
  大笑声中吗吗又抓住林香月吗左手。
  
  “吗吗吗要——”林香月撕心裂肺吗嘶喊吗喉咙都已沙哑吗血泪横流。
  
  然而吗她吗嘶喊毫无意义。
  
  “叫啊吗吗继续叫啊吗哈哈......”变态吗狂笑声中吗孙扬威再次用力吗板。
  
  “咔嚓!”
  
  又吗吗声脆响吗林香月左手也被扳断。
  
  “啊......”
  
  吗吗次惨嚎后吗林香月喉咙嘶哑吗失声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