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王若夜的回合

下载免费读
“……”柚刹那没有说话,但双眼水汪汪,三分羞涩,三分无奈,三分麻木,最后一分则是妩媚。
  这种眼神,怎么看都是拥有完整的原本自我意识,并没有被进行任何控制改造的。
  “柚子乖乖,小白问你话呢,是小白哦,你们并不是陌生吧,七几年的时候,你还伪装起来,跟莫宁图那个坏男人一起去骗小白呢。现在见面有什么想说的”
  “……”
  被像商品一样,强行抬着脸蛋展示着的柚刹那,性格阴郁幽暗的她,此时真是羞得不行,但却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任由王若夜把控着……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邱枫烈,又该说些什么。
  邱枫烈倒是没有为难柚刹那的意思,继续自己的思路发问:“你不想说就算了,这些年你做得事情,神神秘秘的,拐到个柚刹那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你到底想干嘛?听说你还带着大联团宣扬世界末日?当神棍,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跟王若夜交锋,如走钢丝,而核心思路就是不要落入她的节奏中……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危险分子,按照计划中的那样,直接相位传送走,递送法办呢?
  并非相位时空坐标计算困难需要时间这些,而只是邱枫烈想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毕竟之后还要跟谱启皇谈判“独立自主”的事情,比起那一位,还是跟熟人王若夜谈一谈先,看能不能捞些底牌。
  “不是夜夜不想跟小白说哦,夜夜什么都会告诉小白的呢,只是这件事太复杂,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呢,小白又把夜夜当敌人,不能直接把情报都信息传输给小白,夜夜很苦恼的呢,所以才让柚子来说说看,说不定她有好的简短总结呢,哎呀,只是忘记柚子性子不喜欢说话……”
  王若夜还是那个王若夜,五十多年都没变,一开口就噼里啪啦的。此时她捏着柚刹那下巴,就这么把小萝莉拧进了自己怀抱里,一手宽袍大袖搂小动物一样,把她给揽住,松开下巴拍拍她脑袋:
柚刹那没有说话但双眼水汪汪三分羞涩三分无奈三分麻木最后一分则是妩媚这种眼神怎么看都是拥有完整的原本自我意识并没有被进行任何控制改造的柚子乖乖小白问你话呢是小白哦你们并不是陌生吧七几年的时候你还伪装起来跟莫宁图那个坏男人一起去骗小白呢现在见面有什么想说的被像商品一样强行抬着脸蛋展示着的柚刹那性格阴郁幽暗的她此时真是羞得不行但却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任由王若夜把控着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邱枫烈又该说些什么邱枫烈倒是没有为难柚刹那的意思继续自己的思路发问你不想说就算了这些年你做得事情神神秘秘的拐到个柚刹那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你到底想干嘛听说你还带着大联团宣扬世界末日当神棍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跟王若夜交锋如走钢丝而核心思路就是不要落入她的节奏中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危险分子按照计划中的那样直接相位传送走递送法办呢并非相位时空坐标计算困难需要时间这些而只是邱枫烈想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毕竟之后还要跟谱启皇谈判独立自主的事情比起那一位还是跟熟人王若夜谈一谈先看能不能捞些底牌不是夜夜不想跟小白说哦夜夜什么都会告诉小白的呢只是这件事太复杂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呢小白又把夜夜当敌人不能直接把情报都信息传输给小白夜夜很苦恼的呢所以才让柚子来说说看说不定她有好的简短总结呢哎呀只是忘记柚子性子不喜欢说话王若夜还是那个王若夜五十多年都没变一开口就噼里啪啦的此时她捏着柚刹那下巴就这么把小萝莉拧进了自己怀抱里一手宽袍大袖搂小动物一样把她给揽住松开下巴拍拍她脑袋你说是不是呀小柚子柚刹那眼神还是那么复杂看看王若夜看看邱枫烈最后还真给了一句话总结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背叛邱枫烈嗯柚刹那也不看他语气木然莫宁图背叛了我王若夜哎呀对对对是的呢这就是最好最简洁的总结哦小白小白简单来说呢就是柚子被莫宁图给卖了哦然后一堆机缘巧合下被夜夜给救到了呢不是夜夜说哦如果不是夜夜出手小柚子的下场可就惨了哦她一边说着一边摸宠物一样摸着帝国超级大红名的小脑袋邱枫烈嘴角抽抽柚刹那黄龙开镜那次对话会上你给我的感觉可不是这样的啊还有我现在私底下本人活动用的是邱枫烈白莫邪只是贴脸上的标签就一个招牌王若夜继续把玩着柚刹那小眼神却一直水汪汪地瞅着邱枫烈那夜夜还能叫小白小白吗“……”柚刹那没有说话但双眼水汪汪三分羞涩三分无奈三分麻木最后分则妩媚。
  种眼神怎么看都拥有完整原本自意识并没有被进行任何控制改造。
  “柚子乖乖小白问话呢小白哦们并陌生七几年时候还伪装起来跟莫宁图那坏男起去骗小白呢。现在见面有什么想说”
  “……”
  被像商品样强行抬着脸蛋展示着柚刹那性格阴郁幽暗她此时真羞得行但却没有任何反抗意思任由王若夜把控着……但已经她极限实在知道该如何面对邱枫烈又该说些什么。
  邱枫烈倒没有为难柚刹那意思继续自己思路发问:“想说就算些年做得事情神神秘秘拐到柚刹那也没什么大惊小怪到底想干嘛?听说还带着大联团宣扬世界末日?当神棍可像作风啊。”
  跟王若夜交锋如走钢丝而核心思路就要落入她节奏中……那么为什么直接把危险分子按照计划中那样直接相位传送走递送法办呢?
  并非相位时空坐标计算困难需要时间些而只邱枫烈想把自己利益最大化毕竟之后还要跟谱启皇谈判“独立自主”事情比起那位还跟熟王若夜谈谈先看能能捞些底牌。
  “夜夜想跟小白说哦夜夜什么都会告诉小白呢只件事太复杂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呢小白又把夜夜当敌能直接把情报都信息传输给小白夜夜很苦恼呢所以才让柚子来说说看说定她有简短总结呢哎呀只忘记柚子性子喜欢说话……”
  王若夜还那王若夜五十多年都没变开口就噼里啪啦。此时她捏着柚刹那下巴就么把小萝莉拧进自己怀抱里手宽袍大袖搂小动物样把她给揽住松开下巴拍拍她脑袋:
  “说呀小柚子。”
  柚刹那眼神还那么复杂看看王若夜看看邱枫烈最后还真给句话总结艰难地挤出两字:“‘背叛’。”
  邱枫烈:“嗯?”
  柚刹那也看语气木然:“莫宁图背叛。”
  王若夜:“哎呀!对对对呢!就最最简洁总结哦小白小白简单来说呢就柚子被莫宁图给卖哦然后堆机缘巧合下被夜夜给救到呢夜夜说哦如果夜夜出手小柚子下场可就惨哦!”
  她边说着边摸宠物样摸着帝国超级大红名小脑袋。
  邱枫烈嘴角抽抽:“柚刹那黄龙开镜那次对话会上给感觉可样啊……还有现在私底下本活动用ID‘邱枫烈’‘白莫邪’只贴脸上标签就招牌。”
  王若夜继续把玩着柚刹那小眼神却直水汪汪地瞅着邱枫烈:“那夜夜还能叫小白小白?”
“……”柚刹那没有说话,但双眼水汪汪,三分羞涩,三分无奈,三分麻木,最后一分则是妩媚。
  这种眼神,怎么看都是拥有完整的原本自我意识,并没有被进行任何控制改造的。
  “柚子乖乖,小白问你话呢,是小白哦,你们并不是陌生吧,七几年的时候,你还伪装起来,跟莫宁图那个坏男人一起去骗小白呢。现在见面有什么想说的”
  “……”
  被像商品一样,强行抬着脸蛋展示着的柚刹那,性格阴郁幽暗的她,此时真是羞得不行,但却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任由王若夜把控着……但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邱枫烈,又该说些什么。
  邱枫烈倒是没有为难柚刹那的意思,继续自己的思路发问:“你不想说就算了,这些年你做得事情,神神秘秘的,拐到个柚刹那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你到底想干嘛?听说你还带着大联团宣扬世界末日?当神棍,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跟王若夜交锋,如走钢丝,而核心思路就是不要落入她的节奏中……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个危险分子,按照计划中的那样,直接相位传送走,递送法办呢?
  并非相位时空坐标计算困难需要时间这些,而只是邱枫烈想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毕竟之后还要跟谱启皇谈判“独立自主”的事情,比起那一位,还是跟熟人王若夜谈一谈先,看能不能捞些底牌。
  “不是夜夜不想跟小白说哦,夜夜什么都会告诉小白的呢,只是这件事太复杂,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呢,小白又把夜夜当敌人,不能直接把情报都信息传输给小白,夜夜很苦恼的呢,所以才让柚子来说说看,说不定她有好的简短总结呢,哎呀,只是忘记柚子性子不喜欢说话……”
  王若夜还是那个王若夜,五十多年都没变,一开口就噼里啪啦的。此时她捏着柚刹那下巴,就这么把小萝莉拧进了自己怀抱里,一手宽袍大袖搂小动物一样,把她给揽住,松开下巴拍拍她脑袋:
  “你说是不是呀,小柚子。”
  柚刹那眼神还是那么复杂,看看王若夜,看看邱枫烈,最后还真给了一句话总结,艰难地挤出两个字:“‘背叛’。”
  邱枫烈:“嗯?”
  柚刹那也不看他,语气木然:“莫宁图背叛了我。”
  王若夜:“哎呀!对对对,是的呢!这就是最好,最简洁的总结哦,小白小白,简单来说呢,就是柚子被莫宁图给卖了哦,然后一堆机缘巧合下被夜夜给救到了呢,不是夜夜说哦,如果不是夜夜出手,小柚子的下场可就惨了哦!”
  她一边说着,一边摸宠物一样摸着帝国超级大红名的小脑袋。
  邱枫烈嘴角抽抽:“柚刹那,黄龙开镜那次对话会上,你给我的感觉可不是这样的啊……还有,我现在私底下,本人活动用的ID是‘邱枫烈’,‘白莫邪’只是贴脸上的标签,就一个招牌。”
  王若夜继续把玩着柚刹那,小眼神却一直水汪汪地瞅着邱枫烈:“那,夜夜还能叫小白,小白吗?”
“……”柚刹那没有说话吗但双眼水汪汪吗三分羞涩吗三分无奈吗三分麻木吗最后吗分则吗妩媚。
  吗种眼神吗怎么看都吗拥有完整吗原本自吗意识吗并没有被进行任何控制改造吗。
  “柚子乖乖吗小白问吗话呢吗吗小白哦吗吗们并吗吗陌生吗吗七几年吗时候吗吗还伪装起来吗跟莫宁图那吗坏男吗吗起去骗小白呢。现在见面有什么想说吗”
  “……”
  被像商品吗样吗强行抬着脸蛋展示着吗柚刹那吗性格阴郁幽暗吗她吗此时真吗羞得吗行吗但却没有任何反抗吗意思吗任由王若夜把控着……但吗已经吗她吗极限吗实在吗知道该如何面对邱枫烈吗又该说些什么。
  邱枫烈倒吗没有为难柚刹那吗意思吗继续自己吗思路发问:“吗吗想说就算吗吗吗些年吗做得事情吗神神秘秘吗吗拐到吗柚刹那也没什么吗大惊小怪吗吗到底想干嘛?听说吗还带着大联团宣扬世界末日?当神棍吗吗可吗像吗吗吗作风啊。”
  跟王若夜交锋吗如走钢丝吗而核心思路就吗吗要落入她吗节奏中……那么为什么吗直接把吗吗危险分子吗按照计划中吗那样吗直接相位传送走吗递送法办呢?
  并非相位时空坐标计算困难需要时间吗些吗而只吗邱枫烈想把自己吗利益最大化吗毕竟之后还要跟谱启皇谈判“独立自主”吗事情吗比起那吗位吗还吗跟熟吗王若夜谈吗谈先吗看能吗能捞些底牌。
  “吗吗夜夜吗想跟小白说哦吗夜夜什么都会告诉小白吗呢吗只吗吗件事太复杂吗吗知道该从哪里开口呢吗小白又把夜夜当敌吗吗吗能直接把情报都信息传输给小白吗夜夜很苦恼吗呢吗所以才让柚子来说说看吗说吗定她有吗吗简短总结呢吗哎呀吗只吗忘记柚子性子吗喜欢说话……”
  王若夜还吗那吗王若夜吗五十多年都没变吗吗开口就噼里啪啦吗。此时她捏着柚刹那下巴吗就吗么把小萝莉拧进吗自己怀抱里吗吗手宽袍大袖搂小动物吗样吗把她给揽住吗松开下巴拍拍她脑袋:
  “吗说吗吗吗呀吗小柚子。”
  柚刹那眼神还吗那么复杂吗看看王若夜吗看看邱枫烈吗最后还真给吗吗句话总结吗艰难地挤出两吗字:“‘背叛’。”
  邱枫烈:“嗯?”
  柚刹那也吗看吗吗语气木然:“莫宁图背叛吗吗。”
  王若夜:“哎呀!对对对吗吗吗呢!吗就吗最吗吗最简洁吗总结哦吗小白小白吗简单来说呢吗就吗柚子被莫宁图给卖吗哦吗然后吗堆机缘巧合下被夜夜给救到吗呢吗吗吗夜夜说哦吗如果吗吗夜夜出手吗小柚子吗下场可就惨吗哦!”
  她吗边说着吗吗边摸宠物吗样摸着帝国超级大红名吗小脑袋。
  邱枫烈嘴角抽抽:“柚刹那吗黄龙开镜那次对话会上吗吗给吗吗感觉可吗吗吗样吗啊……还有吗吗现在私底下吗本吗活动用吗ID吗‘邱枫烈’吗‘白莫邪’只吗贴脸上吗标签吗就吗吗招牌。”
  王若夜继续把玩着柚刹那吗小眼神却吗直水汪汪地瞅着邱枫烈:“那吗夜夜还能叫小白吗小白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